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琦雄的博客

 
 
 

日志

 
 

【转帖】[原创]宪政知识分子为什么推不动宪政——叶公好龙  

2013-11-13 04:28:18|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帖】[原创]宪政知识分子为什么推不动宪政——叶公好龙

  林一海 于 2013-8-18 0:12:4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提要:宪政当然是好东西,可是一直难以推动,宪政知识分子一向以为原因不外乎党政阻挠和人民愚昧两个方面,因而总是觉得只要党政方面能够听从进言,或者人民能够召之即来一呼百应,则宪政必成,却不懂得“市民社会决定政治国家”和宪政来自社会分工规律的现代政治观点,所以,真正成为首要问题的是宪政知识分子本身亟需接受启蒙。

  

    有兴趣者可以依次点开看下去,计有十六论。

    宪政知识分子为什么推不动宪政——叶公好龙

    宪政知识分子推不动宪政的原因虽然很多,但是简单地说呢,就是他们真心向往的宪政与他们口头上颂扬的西方宪政实际上并不是一回事,就象寓言里叶公笔下的龙与爬上他家窗台吓他一跳的龙不是一回事一样。

    就拿“分权制衡”与“三权分立”这个宪政的基本问题或者所谓“关键元素”来说吧,宪政知识分子口头上当然是不含糊的,但是一到实际社会问题上就完全不是那回事了。譬如三个月前刚刚因病去世的南京大学教授任东来先生来说吧,生前是美国史教授,经常在一些大学以美国为例宣讲分权制衡的宪政,津津乐道“把权力装进笼子”,完全应该知道世界上最大也最典型的美国宪政就是从地方业主自治的分权制衡制度发展起来的,但是他在担任所在小区的业主委员会主任期间就没有去建立小区的三权分立自治架构,也就是完全没有去实践把业主委员会权力装进笼子,也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十年来中国已经出现的上万家业主委员会借口“业主权利不能代表”而集体性反对建立业主代表大会制度的事情。

    这显然是一个匪夷所思的事情,我很难想象任东来先生是如何跟所在小区的业主宣讲民主宪政的,难道他也跟中国的几乎所有业主委员会主任那样鼓吹“民主就是人人都来参与”这样的“普遍参与论”来反对建立业主代表大会决策与业主委员会执行这样分权制衡的业主自治制度吗?

    当然,话说回来了,任东来先生由于熟知美国的学者乃至总统具有从事业主自治活动的经历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因而自己也能够深入到中国的业主自治事务里亲身实践,似乎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可是中国绝大部分鼓吹宪政的知识分子呢,甚至还由于理解不了“市民社会决定政治国家”的现代政治理论,很少有承认业主自治与宪政有关系的,因而对中国正在兴起的业主自治运动基本上都不屑一顾,不是使得任东来教授亲身实践业主自治的举动显得特立独行而难能可贵吗?

    这样说来,事情显然就不能不令人感到严峻了:连既熟悉美国分权制衡的宪政又乐于实践业主自治因而难能可贵的学者尚且不愿意在基层社会实践分权制衡的宪政,谁会相信鼓吹宪政的知识分子能够推动中国宪政的实现呢?

    国家宪政来自基层社会分权制衡的自治实践,这才是最有普世意义的价值,就连一百多年前清朝末年开明的王公大臣都有所认识,例如当时著名的“出洋五大臣”考察西方宪政后给朝廷的奏章里就明确指出:美国的强大不在于工业、贸易和军队,甚至也不在于发达的教育,而是在于有根深蒂固的地方自治传统。中国民主革命的先驱孙中山先生当年也曾经指出:中国的民主化要从大众学会开会开始。

    但是一百多年过去了,宪政知识分子不仅没有什么进步,甚至倒退到相信只有自上而下才能实现宪政,例如一个以“民主小贩”自诩的宪政分子杨恒均居然鼓吹“要到上头找根源”,说只有先选举出来负责任的政府,才能推动基层社会的民主化,这与爬到树梢上挖树根有什么区别吗?如果能够先行选举出来负责任的政府,那还有什么必要去搞基层社会的民主化呢?

    特别重要的是,中国的宪政知识分子都以为宪政理论来自西方人譬如卢梭的“天赋人权”理论,而事实上西方的宪政恰恰是建立在批判“天赋人权”观点的“社会分工”理论基础上的,如果宪政知识分子能够稍微去翻一翻自己时常津津乐道的亚当.斯密的《国富论》,看看该书首先用了三章的篇幅论述社会分工问题,再看看小密尔的《代议制政府》,原本是很清楚的事情——社会分工产生了人权与分权制衡的宪政。

    由于缺乏社会分工的观念,特别是无法理解社会分工与分权制衡之间因“分”而一脉相承的关系,使得宪政知识分子的鼓吹时常显得那样苍白无力,例如针对反对“宪政观”的人所谓把民主“普世价值”降为“地方知识”的鼓吹,本来只要问一句就够了——社会分工是地方知识还是普遍规律?但是宪政知识分子却只能按照“天赋人权”的错误观点来鼓吹“一人一票”这样否定分权制衡而且已经被当年德国的希特勒和中国的“四人帮”玩弄过且破产了的法西斯理论,如何不让社会大众感到忧虑呢?

    当然,理论是灰色的,生活之树常青,十年来已经出现的一些事实更是足以让宪政知识分子无地自容了,只是由于精神孱弱而不愿意承认罢了。

    譬如,除了前面提到连美国史学者能够屈尊担任社区的业主委员会主任却不愿意实践分权制衡的社区宪政的事情以外,还有一件宪政知识分子很难解释的事实:

    早在2005年初,北京上地西里小区业主自发自主地依据分权制衡原则建立了业主代表大会决策,业主委员会执行和业主监事会监督的业主自治架构。这可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真正来自民间的基层社会宪政样板,而且还诞生了中国第一个具有现代民主意义的会议规则——《上地西里业主代表大会会议规则》,八年来举行了六十多次业主代表大会会议,做出了数十项决议,特别是遏制了物业服务公司的不合理要求。这与中国绝大部分社区业主不仅对来自物业公司的长期侵害无可奈何,甚至连自己选举出来的业主委员会也罢免不了的普遍情形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因而被中央政府法制办公室专报报道,而且还被2009年国庆六十周年前夕的《中国新闻周刊》作为新中国六十年民主历程的若干大事之一进行了报道,甚至还因此使得建设部废止了2003年发布的《业主大会规程》关于“业主不得推选代表代替业主决定”的错误规定,同时发布的《业主大会和业主委员会指导规则》里明确承认了业主可以推选代表代为决定。然而,对于这样来自基层社会活生生的宪政萌芽,特别是印证“市民社会决定政治国家”的鲜活案例,连政府都表示了肯定,宪政知识分子却视而不见,拒绝响应,更不愿意宣传引导广大业主学习业主代表大会与业主委员会分权制衡的实践,以至于都八年了,北京上地西里业主代表大会实践依然是一枝独秀于墙内,绝大多数业主甚至不知道中国还有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事情难道不会令人想到叶公好龙这个成语吗?如果把官员逼急了,人家反问一句:你们不是鼓吹美国那样分权制衡的宪政吗?那你们能不能先去搞出来一百个象北京上地西里小区那样的分权制衡、三权分立的东西,然后再来谈如何实现国家的宪政,好吗?

    真不知道宪政知识分子会怎么回答。

    所以就象当年毛泽东先生在文革之初和之尾两次指出的:以前我说知识分子十年不成,看来是说少了,就是三十年、五十年也不成啊!

    现在距离“之初”已经接近五十年,距离“之尾”也早过了三十年了,宪政知识分子连“市民社会决定政治国家”里的市民社会是怎么回事都弄不清楚,只是一味地在书斋里画龙自乐,岂不悲哉。

2013-11-13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