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琦雄的博客

 
 
 

日志

 
 

摄影小记(续)  

2013-05-07 16:28:50|  分类: 文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摄影小记(续)

 

 

2010年底学习摄影至今,我的电脑文档里,已经存储了海量的数码相片,我很想把它们按照一定的主题整理出来,事实上我也一直在做这件事。我玩摄影,最初的想法,是为了积累素材、梳理情节、学习有关自然历史人文知识,为我的创作服务的。今天,我也仍然坚持这一初衷。我从未想过要把这些业余的摄影作品拿去发表、出版、换银子,所以我也不打算去换一架高级的专业相机,目前我手中的这架傻瓜数码相机,基本能够满足我的上述需要。在当今这个互联网时代,能够把自己的创作和心得上传网络,供自我欣赏、与同好分享,这就足够了。

我的摄影作品里有大量的植物摄影,这并不是说我对植物有多大的兴趣和研究。事实上,我在读中学上生物课时,对这些花花草草、灌木乔木的植物并不感兴趣,上课时基本上是在看小说,做作业也是抄同学的,这门生物课基本上是混过去的。以至于现在,我的植物知识很有限,走出家门,居民小区、街头巷尾那些常见的植物,有许多我连它们的名字也叫不出来,更别提“博物之学”了;我的文章作品里,也有不少植物知识方面的错误。真正对植物有兴趣,是在开博以后,一方面是我的创作需要,一方面是我的摄影(发博文)需要。这时,我才开始有意识地学习起植物方面的知识来了。2011年夏,我重新找回了三十年不曾谋面的许多高中老同学,其中那位爱下围棋的高中老同学,是学医的,植物学方面的知识颇为丰富,留美回国后在沪上一所医科大学任教。得到他的帮助和指点,我对徐家汇公园里的植物,按照草本、灌木、乔木的植物学分类,做了一次较为系统的认识和梳理,这对我大有裨益。这也才有了《徐家汇公园之春》一组博文。

比起植物摄影来,其实,我更偏好社会纪实摄影。两年前,我写过一篇《摄影小记》的博文,交代了我爱好社会纪实摄影的缘由,另外,这与我的写作活动关系也更密切。但是,社会纪实摄影比起植物摄影来,要困难得多,也危险得多。为此,我受到过不少白眼、呵斥、辱骂甚至威胁。说它困难,一是我的生活经历和活动范围毕竟有限,题材上受到很大限制;二是社会纪实摄影涉及法律问题,不仅私人权益需要保护,不少公共场所如剧场、影院、展览馆等,未经允许不得摄影,这也是很大限制。如果人物摄影,只能从中远景拍摄,却没有近景和特写,作品的价值和魅力肯定会大打折扣;如果生活场景都要经过允许才能拍摄,那么作品的纪实性和客观性、社会价值和历史价值,是难以得到保证的。说它危险,是在当下这个失序失范、矛盾重重、心态失衡、戾气弥漫、杀机四伏的社会里,个人的利益和意气成为了神圣不可侵犯的“私域”,这固然可以理解,对社会纪实摄影(包括新闻摄影)却大为不利。这时,为了保证纪实性和客观性,“偷拍”就成为社会纪实摄影(包括新闻摄影)不得不(严格意义上是必须)采取的创作手段。社会纪实摄影(包括新闻摄影)是必须杜绝“摆拍”的,社会纪实摄影如果采用“摆拍”方式,那就是在弄虚作假,那就是在伪造历史,那是没有任何价值的。而“偷拍”一旦被发现,往往容易引起误会和纠纷,甚至爆发冲突。

我的社会纪实摄影,主要还是围绕我的文学创作来进行,为我的文学创作服务的。尽量避免不必要的纠纷,尽量去表现社会的真善美,是我的社会纪实摄影的基本追求。

2013-5-7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