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琦雄的博客

 
 
 

日志

 
 

日记:二0一三年六月十一日 星期二 阴  

2013-06-12 03:00:18|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记0一三年六月十一日 星期二

 

 

晚上,打开电脑,准备写一点东西,可面对空白的文档,脑子里似乎也是一片空白,心里面仿佛有万匹野马奔腾在非洲大草原上,十根手指也好像被键盘牢牢粘住了,动弹不得。不知什么时候,我又点开了酷我音乐盒,又点开了我收藏的柴可夫斯基的“悲怆”。每当心情不佳或文思不畅时,我常常这样边听音乐边上网浏览,直到脑中渐渐理出了写作的头绪来。

第一次听到柴可夫斯基的第六交响曲(“悲怆”),大概是在1970年代后期,我读高中那会儿,是在我家那台红灯牌收音机里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古典音乐欣赏节目听的。那时,我对西方和俄罗斯的古典音乐并无太多的知识修养,不过已开始接触且产生了兴趣,像贝多芬、莫扎特、肖邦、柴可夫斯基等,还是知道一些的,如这部交响曲,别的不敢说,至少“悲怆”二字,已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毕竟高中了嘛,彼时我的兴趣早已转向了文科,加上彼时中国实行对外开放,西方的文艺、西方的一切,都是令人着迷的。后来上了大学,大学里有专门的音乐欣赏课程,而老柴及其“悲怆”自然是其中重要内容。再后来,我自己也在大学课堂上,给大一新生们讲起了“艺术概论”、讲起了老柴和他的“悲怆”。说起来,俄苏文艺对中国现当代文艺的深刻影响,是怎么也抹不去的。以音乐为例,柴可夫斯基和肖斯塔科维奇几乎影响甚至哺育了整整一代的中国音乐人,我们在现代芭蕾舞剧《白毛女》(特别是第二部分——该剧音乐分为“喜儿”、“白毛女”和“解放”三部分)中可以明显听到“悲怆”的旋律,我们在上个世纪5060年代摄制的抗战题材电影音乐中可以明显听到“列宁格勒”的音型(“鬼子进村了”)。如今像我这样4050以上年纪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国人,对俄苏文艺似乎都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愫。

老柴的第六交响曲,大概完成于18938月末至9月间,首演于同年的1028日,六天之后,作者不幸染上霍乱与世长辞,享年53岁。作者自己是非常满意这部作品的,他在酝酿和创作过程中,常常情不自禁地流下激动的热泪。这部倾注了他最后生命力的得意之作,这部献给伟大而苦难俄罗斯的伟大挽歌,竟也成了祭奠柴可夫斯基勤勉而丰硕的“悲怆”一生的伟大哀乐。老柴逝世七年后的1900年,沙皇俄国参加“八国联军”入侵中国,镇压“义和团”运动;1905年,沙皇俄国在日俄战争中战败,被迫签订屈辱的《朴茨茅斯条约》;1914年,沙皇俄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19173月,俄国爆发“二月革命”,沙皇政府被推翻,由克伦斯基以及其他一些社会革命党、立宪民主党人控制了政权,组成了俄罗斯临时政府,同年11月,“十月革命”取得成功,临时政府被推翻,布尔什维克(及后来的苏联共产党)夺取政权,并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开始在无产阶级专政和公有制、集体化基础上,将混合着资本主义和封建农奴制因素的沙皇俄国强行纳入快速工业化、现代化的历史轨道;1945年,苏联被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虽然最终获胜了,却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战后,苏联式社会主义继续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在重工业和军事工业方面取得突飞猛进的大发展,至1970年代,苏联已有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超级大国之势。但是,长期强行快速工业化和现代化的代价,是民生发展和民主建设的长期空缺与滞后!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开始了长达十年的消耗战;19853月,戈尔巴乔夫出任苏共中央总书记,开始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但并不成功;终于,1991819日,苏共多名强硬派高层领导(包括副总统、国防部长、克格勃主席、总理、内务部长等)发动了一场不成功的政变,结果导致苏联解体、苏联共产党垮台。当苏联的镰刀斧头红色国旗从克里姆林宫缓缓降下时,“苏联人”表现得极为冷漠,“没有一个人出来捍卫自己的国家”,为什么会是这样?关于苏联解体和苏共垮台的原因,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戈尔巴乔夫背叛了社会主义、苏共长期脱离群众、特权阶层的腐化堕落、自由化的政治改革与私有化的经济改革双双失败、西方的和平演变等等,都在中国引起过热议。

从现实世界历史发展的角度看,在工业化、现代化的当今时代主潮中真正取得成功的,是那些能够循序渐进有条不紊、不断取得合乎逻辑的系统性进步的国家;而那些采取“大跃进”、“赶超式”、“跨越式”发展模式,试图在较短时期内强行快速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国家,其结果只能是“捉襟见肘”、“挂一漏万”、“一俊遮百丑”,最后都要付出沉重代价,直至像苏联那样“卫星上天,红旗落地”、“亡党亡国”。“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今天,重新聆听老柴的这部表现悲哀、痛苦、幻想与斗争的“悲怆”交响曲,我们会有一番新的感悟吧。

2013-6-12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