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琦雄的博客

 
 
 

日志

 
 

日记:二0一三年十月七日 星期一 雨  

2013-10-08 00:25:39|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记:0一三年十月七日 星期一

 

 

(一)

 

从九月中旬到昨天,我一直在忙于各种应酬,家族事务、同学聚会、老友相会,原计划该写的东西,竟然没能写下一个字。都说中国是个人情社会,人家诚心诚意邀请你参加有关活动,是“看得起你”,“心里有你”,我怎能拒绝?有的时候,人情也是一笔蛮大、蛮沉重的负担。

 

(二)

 

我说过不再写关于《中国好声音》(第二季)的评论了,主要原因是我不掌握第一手资料,仅凭电视和网络上的材料来写,只能停留在直观层面的水平上,而无法深入到思辨理性的层面。我自己写着写着,也会觉得很肤浅、很乏味。这种文章,我是不愿多写的。今晚是《中国好声音》(第二季)“年度好声音”产生的现场直播,将决出本季的总冠军;我也将用这篇文字,作为我关注这档电视节目的一个总结。

早就有网友写文章分析过《美国之声》(《The Voice)与《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这两档电视音乐类选秀节目在赛制上的优劣,大意是说,《美国偶像》是一个由苦到甜的过程,《美国之声》是一个由甜到苦的过程;前者向观众呈现了一个大众偶像华丽诞生的全过程,后者向观众呈现了一幕幕“好声音”纷纷落马、黑马到处乱窜的“失控”场景。这两种赛制孰优孰劣,一时倒也难以评判,只好看观众的喜好了。本季《中国好声音》的四强选手中,萱萱和李琦当属黑马类型,赛前看好他们的观众并不多。最终,张惠妹队的蘑菇头李琦脱颖而出,夺得了本季《中国好声音》的年度总冠军。平心而论,这个结果,应该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它委婉地表达了大陆观众和媒体对“华语音乐”现状的某种观感。

众所周知,自1950年代起,大陆的流行音乐一直为政治性的文化艺术所统治,“商业性”的流行文艺不仅受到排斥打压,甚至被禁止,连起码的生存空间也被荡平,直到1970年代末。在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大陆流行音乐切断了与三、四十年代“国语流行音乐”的联系,也切断了与欧美日等国流行音乐的联系,成为夜郎国里孤芳自赏的、为政治服务的、高度意识形态化的“红歌”。1970年代后期,大陆开始实行改革开放“新政”,港台、日本、美欧的流行音乐文化潮水般涌入,这时,大陆同胞才意识到,原来我们“在文化上”也“落后”啦:当我们放下身段准备同世界“接轨”时,这才发现,自己能够拿出来展示交流的东西其实很有限。我们不仅抛弃了自己一度“相当发达”的流行(商业)文化,也抛弃了自己民族的传统文化。我们试图在一张白纸上白手起家,去建设一座最新最美的空中楼阁。我们都还很热衷,鲜有人去问一声:“这有可能么?”

时间进入了二十一世纪,海峡两岸的流行音乐文化在各自的轨道上向前发展,当然有交流、有交错、也有交锋。从创作和表演的水准上来衡量,拥有二千多万人口的台湾,在流行音乐文化方面的表现足以令人心生敬意。这主要得益于,一是台湾没有中断与本民族文化艺术的联系,二是台湾没有中断与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流行音乐文化的联系。这就使得台湾的同行,有着更宽广的视野和思路,有着较为先进的理念和方法,有着在继承和吸收基础上的大胆创新。只要看一看庾澄庆在两季《中国好声音》上的表现,我们就能明白这一点。本季《中国好声音》,阿妹队的李琦夺冠了,在某种意义上,这是大陆观众和媒体对台湾流行音乐的肯定和致敬。

2013-10-8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