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琦雄的博客

 
 
 

日志

 
 

日记:二0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星期三 晴  

2014-12-31 03:19:53|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记:0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星期三

 

 

2014年的最后一天了。年终岁尾的,总该写点那啥,写啥呢?回头重新看了一遍这一年,实在也没啥可写的,想来想去,还是写写微博吧。

今年4月下旬,因为偶然原因,我开始使用新浪微博。当时的主要想法,也是想就某个热点事件写点东西的。东西倒是也写了一些,用场不是很大,却让我对微博这一信息工具有了更加真实、具体的认知。微博上的信息很丰富很精彩,确实可以拿来作为创作的素材,后来我创作二幕剧《呼格案真相》,也证明了这一点;微博的传播力也很“强大”,我一篇2千多字博文一天的阅读量,竟然可以超过我近四年博文阅读量的总和!这是微博的优长,应该予以肯定。微博又是一个公开透明的公共场所、虚拟空间,一个人人可以使用的现代信息工具,一个客观存在,其本身无所谓友善与险恶,各色人等在这个虚拟空间里发布各种信息和言论,寻求各自的目的或消遣。熟悉的亲热一点,陌生的客气一点,狂妄的众人踩,老卵的大家啐(当然,如果你对此满不在乎,别人或网络也奈何不得你!)……政治学家、社会学家和文化学者,尽可以来充分论证微博和互联网对推动中国社会民主与自由、文明与进步、国际化与现代化的积极意义,我也认为这种积极意义是应该予以高度评价的,不过就微观层面个人层面来说,我更乐意把微博和互联网视为一种极其高效便捷的学习工具和写作工具,在这方面,我得益颇多。无论我对微博环境和微博网站有怎样的意见与不满,微博这一现代信息工具本身的特性及其价值,是必须予以充分、高度肯定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今后我还会继续使用微博工具,使之继续为我的创作服务。(方式方法会有所变化)

再来说说那个二幕剧。我大约是从11月上旬开始关注呼格案的,这在我的微博里有记录,那时距离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不过半个月时间。可能是呼应与落实中央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号召,媒体包括网络社交媒体突然密集报道起18年前的这桩内蒙呼格案来。这引起了我的注意,并在我的微博连续转发有关内容,还写下了“很好的影视剧题材”、“把过程和细节弄清楚,时机成熟了,就是一部好电视剧”等微博。此时,我已着手收集素材进行艺术构思,准备创作这个二幕剧了。事情进展异常地顺利,我也有如神助,似乎进入了巅峰的创作状态,信手拈来,下笔成章,汪洋恣肆,纵横捭阖。1124日我发出了第一幕第一场,此后以每四天一场的频率,完成了第一幕五场戏的创作,至129日发出第五场止,前后总共花了约20天时间、2.3万多字。这真是让我自己也感到惊叹的神奇经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进入这样一种高度亢奋的创作状态,如此高速高效高质量地完成了第一幕五场戏的创作?莫非真有天助?

原定的计划是,今年内完成第一幕,春节前完成第二幕;129日,第一幕全部顺利完成后,我就想乘胜追击趁热打铁,干脆在今年内完成第二幕。但是,实际情况与主观愿望大相径庭。勉强写出了第二幕第一场后,我竟陷入了极度疲沓状态之中,原定的几个重点段落迟迟写不好、写不出!厌倦情绪开始弥漫全身,一坐在电脑前便无精打采只顾发愣,老想睡觉,毫无创作的欲望。我知道,必须自我调整了,暂时离开这个二幕剧一段时间。第一幕创作如此顺利,有客观原因,如素材的充分完整对创作助力极大,创作所需的素材网上基本都提供了,第一幕中几个重要的精彩的段落,都有着生活素材的坚实支撑。主观上,7月至10月这几个月,是我的创作空窗期,可能是期待已久了吧,创作欲望一旦被激发起来,便如火山爆发般的不可遏制了。而第二幕的创作,情况大有不同。客观上,第二幕材料缺口确实较大,如呼格父母十余年上访申诉的艰难经历及其耗费等细节、推动呼格案复查再审的真正动力与阻力、律师在呼格案上访申诉与复查再审整个过程中的真正作用、赵志红被羁押十年的具体情况及其最后结局、国家赔偿问题等等。这些重要的材料,不少至今无着。这对第二幕创作,还是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主观上,经历了第一幕创作时那种极度亢奋精神状态后,我也出现了身心俱疲症状,状态全无,不想动笔。其实,作家创作状态的起伏与运动员运动状态的起伏,是一样的道理。这是任何一个专业人士都会有的经历,没啥好奇怪的,也没啥好害怕的,慢慢调整过来就是了(从不想写调到想写的状态)。另外,第二幕在写法和思想性方面,难度明显超过了第一幕,这也是不能迅速完成的重要原因。这些都表明,创作介桩事体,火候未到,就是不能出炉,真是这样的。对具体创作来讲,一方面是继续充分收集材料,另一方面可能需要调整原有的构思设想,后者困难会更大些。但基本的剧情线索架构,我在博文《呼格吉勒图案再审最新进展》里已梳理出来了,应该不会有太大变化。

不管有怎样的波折,这个“天上掉下来的”二幕剧,作为上天赐予的礼物,已被我牢牢攥在了手心。我将力争在春节前完成它!——不要以为读过两本小说自己就懂文学了,不要以为写过两篇散文自己就懂创作了,才不是那么一回事呢。

2014-12-31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