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琦雄的博客

 
 
 

日志

 
 

温 暖(下)——原创系列短剧  

2014-02-16 01:29:54|  分类: 微型剧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  暖(下)

——原创系列短剧

 

 

……

史建仁:小红,我敬你一杯。这两年,有事呒事,我们老是来打扰你,你也勿见外,我心里厢十分感激,真的谢谢你!

周宇红:讲到谢、真的见外啦。你们每次来,勿是送这样就是送那样,我也没好好招待过你们,我倒是老过意勿去。今朝大家聚聚,像一家人一样,老温暖咯;珊妹还是第一次来我家呢,我真开心。

霍剑贵:咸是自家人,客气哈呀,珊妹侬讲对伐?我真心觉着,小红做菜的手艺,越来越精到了,今朝这几只菜,勿管冷盆还是热炒,形状、色彩、味道,有模有样,搭配得好,统对我胃口。侬觉着呢——珊妹?

周宇红:是跟我姆妈学的,我姆妈本帮家常菜,做得老好。有一年春节,珊妹到我家来拜年,就是我姆妈亲自烧菜,招待了她。十多年前事体了,那时,我们都还没结婚呢……一年一年,辰光过得,真快!

徐珊珊:我记得!勿会忘的!

史建仁:小红爷娘,今年高寿?身体还健吧?

周宇红:我爸爸今年68岁了,我姆妈65岁,早就退休了。身体还可以,关键是,他们心态好:每天早上去公园锻炼,上午就同一帮子退休的老同事、老朋友、老邻居,一道去七宝老街啦、有时候也去南翔、松江、朱家角、金山嘴渔村逛逛,一道吃一顿中午饭;下午回来,大家又一道搓一场卫生麻将;晚上呢,他们只要吃一点粥或泡饭,饭后看看电视,洗洗涮涮,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做子女的,勿就期盼:二老健健康康,家人平平安安么?

史建仁:是啊,他们有老年卡,乘公交、地铁全免费,出行老方便。崇明岛上农家乐,市里厢来的老伯伯老妈妈,也蛮多,蛮闹猛咯。

霍剑贵:身体健康,生活有保障,子女勿用操心,这就是幸福人生了。有辰光,我也真想现在就退休,享享福算啦,还做哈做呀——辛辛苦苦忙忙碌碌,结果咸是“白弄一只卵”(沪语:瞎操心,乱起劲,白忙活)

周宇红:……我再去摊一点煎饼,你们都没吃过的,尝尝我的新手艺。

倪珺瑛:舅妈,我来帮你。

周宇红:不用……你去看看电视吧,消消食。

倪珺瑛:噢。我去看电视啦。

吴民安:来来,我们喝酒。笃悠悠,滔滔教,边吃边聊,今朝,算是彻底放假了。珊妹酒量好,又难得来,今朝,要多吃两杯。

徐珊珊:吴老师,你总是自夸自家烹调手艺高,我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勿晓得今朝,我有领教吴老师烹调手艺的荣幸么?

吴民安:好呀,珊妹发话了,我当然乐意效劳。等一歇,我去炒两只菜。

史建仁:小吴烹调水平,呵呵,勿及我啦——还是领教领教我的手艺吧。

吴民安:炒只青菜呵,还用得着你史馆长亲自动手。

史建仁:外行了吧小吴,真正大厨手艺,就是热炒青菜!——青菜切块要适中,镬子要大,油要多,火要旺,动作要快,烈火烹油一炒头,端上来的炒青菜,才会碧绿尚青,青翠诱人。

霍剑贵:老早在英慧乡里,史建仁的烧菜手艺,真是好算算,他还帮人家烧过酒水席(指婚宴)哩;后来进了城,外面的饭店、会所吃多了,自家也就懒得动手了。

吴民安:是的,老霍讲得很对。

周宇红:煎饼来了,大家趁热吃。小瑛瑛,快来吃煎饼。

倪珺瑛:来啦——好吃、好吃,嗯,真好吃。舅妈好棒。

徐珊珊:真蛮好吃的,脆香脆香的,还有芹菜的清香,比外面的葱油饼,好吃多了——里面还有黑豆!

周宇红:老霍送的崇明黑豆,我发了一点,同蛋清、芹菜末一道和在面粉里厢,吃口还好伐?

霍剑贵:好的好的,蛮香的。

吴民安:大家捧场,当然好吃啦。你来陪陪大家吧,灶上我来料理。——呵,下雪啦!

倪珺瑛:下雪了么?我看看、我看看。——哇噢,真的下雪了!一片一片的,好大嗳,树枝上、电线上、屋顶上,已经开始积雪了……好美噢!

吴民安:年终岁尾的,下了这么一场大雪,用它来辞旧迎新,正是时候。

倪珺瑛:要是一直下到明天就好啦,我就可以把小肥肥、小蛮腰、小四眼她们都叫出来,一起堆雪人玩啦。

吴民安:嘿嘿,好大雪!——“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纷纷暮雪下辕门……”

倪珺瑛:嗯……“风掣红旗冻不翻(唐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吴民安:“云横秦岭家何在?……”

倪珺瑛:“雪拥蓝关马不前。”(唐韩愈《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吴民安:“窗含西岭千秋雪,……”

倪珺瑛:“门泊东吴万里船。”(唐杜甫《绝句》)

吴民安:“柴门闻犬吠,……”

倪珺瑛:“风雪夜归人。”(唐刘长卿《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吴民安:“欲将轻骑逐,……”

倪珺瑛:“大雪满弓刀。”(唐卢纶《塞下曲》)

吴民安:“孤舟蓑笠翁,……”

倪珺瑛:“独钓寒江雪。”(唐柳宗元《江雪》)

吴民安:“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倪珺瑛:“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宋王安石《梅花》)

吴民安:这一首,你也知道呵。

倪珺瑛:哼,再来,再来。

吴民安:好好,嗯,“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倪珺瑛:“……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史建仁、徐珊珊:(不约而同地背诵)“……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霍剑贵:吴老师和小瑛瑛,你们在开赛诗会啊?兴致好高哩,把客人都掼在一边啦。

史建仁:小瑛瑛呵,这最后一首诗,出处哪里,你晓得伐?

倪珺瑛:当然晓得,是《诗经·小雅·采薇》里的句子。我舅舅,可喜爱《诗经》了。

史建仁:呵呵。在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除了《诗经》,还有一部作品,也是你小吴舅舅很喜爱的,是……

倪珺瑛:《红楼梦》!——我舅舅还喜欢《史记》呢,虽然《史记》是历史著作,不算文学作品,可是它的文学价值很高呢。对吧,舅舅。

吴民安:对、对。

史建仁:呵呵呵,小吴带出高徒来了。

倪珺瑛:孔子孟子是我舅舅的精神导师,司马迁曹雪芹是我舅舅的文学导师……哼!

吴民安:嘿嘿,这丫头,啥都晓得,真成人精了。

徐珊珊:吴老师的学问,有传人了。——我看出来了,小瑛瑛对你、有“恋父情结”哦。

霍剑贵:我也看出来了,该小娘,“大叔控”!——叔就是这一款滴!

史建仁: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跟父亲最亲了,正是最可爱的年纪!

倪珺瑛:舅舅,古代的人,四、五岁就开始背《诗经》,七、八岁就开始读经、史、子、集了,噢?

吴民安:是的。在中国古代的科举制度下,这是很平常的事体。像你小瑛瑛这个年纪,中秀才、中举人的,也勿算稀奇。只是,女孩子是不能参加科举考试的哟。

倪珺瑛:女人也不行的!

吴民安:是呵。

史建仁:我七、八岁辰光,在看《半夜鸡叫》和《两个小八路》。

倪珺瑛:嘻嘻,我七、八岁,在看日本漫画呢。

吴民安:时代勿一样了,社会要求勿一样了,教育内容当然也勿一样。这是一定会变的。古时候的农业手工业时代,培养出的多是精品化的精英人才;现在的大工业时代,造就的多是专门化、模式化的“标准”人材,就像批量生产的商品。——这是时代的问题!

霍剑贵:我是农民出身,我们家朝上数个三代五代、数到我爷爷的爷爷辈,也寻勿出一个像样读书人,晓得哈“四斤”(《诗经》)、“八斤”(巴金)呀?“五斤吼六斤”(沪语:好勇斗狠,彼此不买账的意思)要么。

徐珊珊:老早崇明农村里,也有山歌、民谣、号子、荡湖船啥的。小辰光,我就听我外婆唱过一首《织布歌》,叫啥“新打布机咣咣响,丫雀窠里凤凰声,踏脚板里鹦鸪叫”,蛮有意思;长大后,从一本《崇明歌谣集》里厢,我又读到了勿少崇明山歌,其中有一首《九九歌》,直到现在,我还记得“一九二九,强汉勿出手。三九廿七,梧桐树吹勒笔直。四九中心腊,河里冻煞老绵鸭”这样几句哩。

史建仁:珊妹讲的,咸是解放前的崇明山歌,属于民间文艺,县文化馆收集整理过,还正式出版了。这些崇明山歌,今朝基本上绝迹了——现在还有哈人,写这些东西?

徐珊珊:今朝有互联网了。现在网上流行的那些笑话、段子、诗歌,大概属于网络时代的民间文学了。

吴民安:是的。中国古代文学有三大传统,其中之一,就是民歌和民间文学的传统。

徐珊珊:啥是中国古代文学的三大传统?讲来听听,我蛮有兴趣。

吴民安:刚才提到了《诗经》。《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汇集了从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各地(诸侯国)的诗歌,它的体裁可分为“国风”、“大雅”“小雅”、“颂诗”三部分,它的题材则有史诗、宗教诗、政治诗(颂诗、讽刺诗)、乐诗、情诗等等类别;它又是经过孔子修改和编订的(在孔子之前,这些诗歌,其实已经过了采诗官和文人的加工、整理),并经过了孔子及其门徒的阐发与评价,汉代时被儒者尊为“五经”之首,所以,《诗经》也可以视为中国(书面)文学的发轫。从这里,我们看出,《诗经》其实已经奠定了中国文学的两大传统,即民间文学传统和文人文学传统。

徐珊珊:民间文学传统是什么?

吴民安:民间文学传统或称民间传统,就是人民群众抱持的“民贵君轻”、“民为邦本”的基本信念,敢于反抗强权、反抗暴政的斗争精神,和自主自发的自由创造热情与能力。民众的利益、民众的诉求、民众的愿望、民众的抗争,用“心之忧矣,我歌且谣”(《诗经·魏风·园有桃》)的文艺形式表达出来,这就是民间文学。《诗经》里的“国风”“小雅”,绝大部分应该属于民间文学。它师法自然,随物指陈,就近取譬,兴发志意,率性真挚,自由自在。民间传统,可说是中国文学最珍贵的品质之一。

徐珊珊:文人文学传统又是什么?

吴民安:文人文学传统或称文人传统,这是孔子及其门徒为中国文学奠定的、后来为儒家所尊奉弘扬的、中国古代文学的主流传统。从政治上讲,它追求“尊王攘夷”、“修齐治平”、“心系天下”、“忧国忧民(包括自己)”的精神境界;从艺术上讲,它追求“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文质彬彬,尽善尽美”的审美境界。这样一种文学形态,在社会价值取向上,必然是“徵圣宗经”、“文以载道”的,是“致君尧舜上,更使风俗淳”的。

史建仁:我想听听、你小吴对“第三”传统的见解。

吴民安:中国文学的第三个传统,就是唐宋元明清以来我国市民社会的文学传统或称市民传统。它通过传奇、话本、杂剧、戏曲、小说、城市流行歌曲(如唐诗宋词元曲之类)等文艺样式,传达出了市民社会的审美观、价值观、人生观与生活方式,这就是中国文学的市民传统。其基本精神要义是,肯定世俗人生,肯定世俗幸福。

徐珊珊:这三个传统,啥关系呢?

吴民安:这三个传统,有各自独立性,会根据各自的社会定位与价值取向,沿着不同路径独立发展;也会有相互借鉴,相互促进,相互影响,相互融合,最好的例子,就是《红楼梦》!《红楼梦》算是把中国文学的这三大传统,从思想到艺术、从内容到形式、从语言到技巧,天才地、创造性地融合在了一起!

霍剑贵:话来话去,兜来兜去,到头来,还是一场“梦”哇!

徐珊珊:《红楼梦》也叫《石头记》,还有好几个其它名字;它的后半部,也是别人写的。

史建仁:老霍你从小到大,也读过两本书,听着就好,噢瞎嚼,好好教闲话,一到你嘴里,也会嚼出蛆来。

霍剑贵:勿是呀,你们讲的这些,忒深奥,我听得傻大。讲到诗歌,我只晓得《过三关》、《十八摸》……

史建仁:老霍你看你,教我讲你哈好,咳,以后,还敢带你出来伐?

霍剑贵:勿是呀,你们两个,老是“指东打西”、“挖坑不填”嘛。——你们两个,我还勿知晓:“生命不息,挖坑不止”。

吴民安:没啥没啥。老霍提到的,就是民间文学嘛,虽然有点黄,也还不算坏。

史建仁:话到《诗经》,里厢勿少诗,我也蛮喜欢,像“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诗经·秦风·蒹葭》)这样的,四个字一句四个字一句,老古朴、老典雅,读起来,老有味道咯。我还叫赵世杰,替我写了幅字。

吴民安:今天流传下来的《诗经》,是经过孔子删改、修订的,特别是“国风”“小雅”部分,它们的思想意义和语言文字,同原来民间流传的民歌民谣,已有很大的不同。其中不少情诗,包括这首《蒹葭》,最初的本意,可能是讽刺贵族公子、纨绔子弟对民间女子的勾引与调戏……

徐珊珊:……始乱终弃!

吴民安:经过孔子修改之后,它成了一首“美刺”的情诗了。这里,诗歌的主体意识和诗歌的语言起了很大作用。诗歌的主体意识,今朝勿讲,单讲语言。《诗经》的语言,质朴刚健,肆外闳中,沉郁顿挫,志深笔长,明显经过了文人的加工和改造,具有书面文学语言信、达、雅的典型特征。这就是民间传统与文人传统相结合的好例子。

周宇红:家常豆腐煲来啦——小瑛瑛呢?

倪珺瑛:我在看电视呢。我饱了,不吃了,舅妈。

吴民安:就放在老霍面前吧,他爱“吃豆腐”的。

史建仁:开心,开心呵!——拿酒来!

周宇红:还喝啊?白酒、黄酒、红酒,都没了——全让你们吃光啦。

吴民安:差勿多了吧,再喝就过量了。接下来,还要斗地主……

史建仁:拿酒来!

周宇红:家里,只有烧菜的料酒了。

史建仁:拿酒来!拿酒来!——我勿、勿相信,你、你小吴、屋里,真呒、酒了!

吴民安:酒,倒是还有一瓶。这还是好几年前、白酒便宜辰光,我就买了两瓶茅台、两瓶五粮液,想作为“镇宅之宝”珍藏的。到了今朝,只剩下一瓶五粮液……

史建仁:废话、噢话,拿、拿酒来——有你小、小吴在,要、要哈、“镇宅、之宝”?下、下一趟,我、我送、送你,两、两瓶、茅台。

吴民安:你确定,勿会、失态?

史建仁:废、废、废话……

霍剑贵:史建仁难得价开心,再喝一杯就再喝一杯罢。

吴民安:好吧,反正最后一瓶了,喝光拉倒。——老霍,史馆长可交给你了。

霍剑贵:该桩事体,“阎王做得,小鬼做勿得”。——麻痹的,今朝,我又上当啦。

……

2014-2-16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