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琦雄的博客

 
 
 

日志

 
 

青春年华的好歌记忆——2014年文化随笔(四)  

2014-02-02 07:33:19|  分类: 文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春年华的好歌记忆

——2014年文化随笔(四)

 

 

1977年秋季,我(14岁)升入了初中。已经参加工作的、喜爱文艺的堂兄,送给我一支口琴作为升学礼物。虽然在读小学时我就喜爱上了文艺,但正儿八经地学一样乐器,还是从这支口琴开始的。后来在堂兄的影响下,我又自学过竹笛,可惜未学成,放弃了。

我吹口琴主要是靠自学,一边看着买来的口琴入门教材,一边自己瞎吹(那时我能看懂简谱),渐渐地竟也能吹出完整的曲子来。当时我吹口琴,纯属兴趣爱好,吹着玩玩的,也没想到要去好好学、提高一下技艺啥的,这个爱好一直保持到了上大学,口琴吹奏的水平却很一般,勉强能吹出一支完整的曲子而已。吹奏的曲目,以那时流行的、我喜爱的歌曲为主。我有一本在1970年代上半期影响很大的歌曲集《战地新歌》(可能也是我堂兄送的?记不清了),还有就是我四处搜寻来的、1970年代中后期被“解放”的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和《长征组歌》里的歌曲,以及一些电影插曲。1979年的秋季,我(16岁)升入了高中,而此时中国的社会情势,已随着“伤痕文学”的出现和中美建交(197911日),开始进一步地“解冻”和开放。1966年“文革”以前的、甚至1949年解放以前的文艺作品开始大量解禁,苏联文艺(包括歌曲)开始解禁,美国和日本、欧洲的文艺开始解禁,港台文艺开始解禁。因此,在1977——1981年的四年初高中时期,仅通过吹奏口琴,我接触到并喜爱上的我国现当代优秀歌曲就有:《长城谣》、《五月的鲜花》、《毕业歌》、《在太行山上》、《让我们荡起双桨》、《我们的田野》、《勘探队之歌》、《我爱这蓝色的海洋》、《我爱祖国的蓝天》、《打靶归来》等等;前苏联歌曲有《共青团员之歌》、《红莓花儿开》、《山楂树》、《小路》、《喀秋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等等;卡彭·卡伦特的美国乡村音乐,日本的《北国之春》、山口百惠的歌曲,等等;台湾的流行歌曲和校园歌曲,等等。以上这些歌曲,大概是那时我私下里经常吹奏的。特别是《勘探队之歌》和《北国之春》,吹奏的次数更多,我还在班上的文艺联欢会上表演过呢。

《勘探队之歌》(佟志贤词,晓河曲)创作于1950年代初期,是一首进行曲式的男声小合唱歌曲,通常用手风琴伴奏,旋律热情爽朗,节奏明快有力,很适合口琴吹奏,全曲具有鲜明的苏联歌曲特征,同时又反映着建国初期我国人民尤其是青年一代朝气蓬勃、热情洋溢、乐观豪迈、不畏艰险、不怕困难、奉献祖国的精神面貌,可以说这是一个时代精神特征的生动写照。即使在今天重听这首歌,我仍能感受到,一个蓬勃向上的时代那特有的“火焰般的热情”和青年们为祖国富强而无私奉献的珍贵理想。

……

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

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

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

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

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富饶的矿藏。

 

是那天上的星,为我们点燃了明灯。

是那林中的鸟,向我们报告了黎明。

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

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

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富饶的矿藏。

 

是那条条的河,汇成了波涛的大海,

把我们无穷的智慧,献给祖国人民。

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

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

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富饶的矿藏。

……

《北国之春》(井山博正词,远藤实曲,千昌夫演唱)创作于1977年,是一首表现在外求学或做工的游子思念故乡、思念亲人的深情的歌曲。1979年在日本歌坛发展的邓丽君,将这首风靡全日本的国民歌交给台湾著名词作家林煌坤,由他填写了中文歌词,随后出现了第一个国语版本《我和你》,并经邓丽君的出色演绎被国人所熟知(“我衷心地谢谢你,一份关怀和情意”)。此后,蒋大为也演唱了大陆版的《北国之春》(吕远译配),同样受到热烈欢迎。1988年,中国大陆将其评为“过去10年最为人们所熟悉的外国歌曲”。这首歌曲还在泰国、蒙古、印度、越南、菲律宾、美国夏威夷、巴西唱开,成了一首为15亿人所喜爱的歌曲。我在读高中和大学时,这首《北国之春》在学生文艺晚会上也是可以经常听到的,可见其受欢迎程度。它的曲调舒缓优美,适合我这个口琴初级水平者吹奏。

……

亭亭白桦,悠悠碧空,微微南来风。

木兰花开山岗上北国的春天,啊,北国的春天已来临。

城里不知季节变换,不知季节已变换。

妈妈犹在寄来包裹,送来寒衣御严冬。

故乡啊故乡,我的故乡,何时能回你怀中。

 

残雪消融,溪流淙淙,独木桥自横。

嫩芽初上落叶松北国的春天,啊,北国的春天已来临。

虽然我们已内心相爱,至今尚未吐真情。

分别已经五年整,我的姑娘可安宁。

故乡啊故乡,我的故乡,何时能回你怀中。

 

棣棠(棠棣)丛丛,朝雾蒙蒙,水车小屋静。

传来阵阵儿歌声北国的春天,啊,北国的春天已来临。

家兄酷似老父亲,一对沉默寡言人,

可曾闲来愁沽酒,偶尔相对饮几盅。

故乡啊故乡,我的故乡,何时能回你怀中。

……

2014-2-2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