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琦雄的博客

 
 
 

日志

 
 

【转帖】廖保平:质疑韩寒就是对韩寒的最大善意  

2014-04-16 12:16:32|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帖】廖保平:质疑韩寒就是对韩寒的最大善意

yushang 2012/6/17 7:54:5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中间地带

来源于:http://zglbp.blog.sohu.com/220844979.html

 

 

一,为什么要质疑韩寒?

 

这个问题似乎多此一举,因为自麦田的文章《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横空出世以来,方舟子接棒,肖鹰、张放、彭晓芸、倍魄、曹长青、石毓智、盛大林等一大批人参与之后,笼罩在韩寒身上的他人代笔疑点非常多,而且不断地冒出新疑点出来,这个我就不想多说了。我想说的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韩寒之所以被如此激烈的质疑,一方面是树大招风招人嫉,还有就是他的文章尺度相对较大(但都可控的范围,比起某些人士来说,署名韩寒的文章只算是小打了点擦边球而已),再有就是媒体基于自身利益的强力塑造。但,韩寒身上的诸多疑点,那些背离了常识的种种表现,以及韩寒所谓的“不能自证”(有些是可以自证的),给了人们质疑的空间。

在倒韩派或质疑者之中,各种面目和目的都有,有的可能是充当某些利益集团的打手,某些是出于看不惯韩寒的作派,某些是出于嫉妒,某些是出于好奇,想了解真相,我自己是最后一类。不过,怀疑倒韩派或是质疑者的动机目的无非是想让自己站在道德高地,贬低他们的人格,从而获得道德资源和打击利器,但是,这种动机论、阴谋论的用意现在大家都懂,也都会有用,只能骗骗没见过世面的小孩,没什么用,大家看重的是,韩寒身上要不是没有那么多点的疑点,自然会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韩寒代笔事件能引出,并持续这么久,就是因为鸡蛋上有缝,蚊蝇必然纷飞不已,这里的蚊蝇并无贬义,只是一种事实陈述。

 

二、可不可以质疑韩寒?

 

这像是一句多余的话,但在当下并非多余。首先应该看到,围绕韩寒已经形成了一个利益集团,包括书商、广告商、粉丝(情绪和情感也可以视为一种利益需要)、视韩寒为点击、阅读”聚宝盆“的媒体,以及某些处在“统一战线”的知名或不知名的人们……因此,有人认为,质疑韩寒是捏软柿子,那实在太小瞧了韩寒的能量,且不说韩寒大手一挥,可以让亿万粉丝去围攻质疑者,就是韩寒不出声,他的粉丝也会替他主动出击。因为涉及到书商、广告商等的具体利益,更不排除会使用水军的可能。

就我自己短短几天质疑韩寒的情况来看,韩寒的粉丝能量确实非同寻常,我自认为自己在“独战群愤”,即与愤青的论战中是倍感压力的,可是,相比较于与韩粉论争,这种压力明显增强,让人会有很多的顾虑:第一条,就是要担心自己被韩粉当成五毛,尽管我坚信自己是右派,也有朋友赞我为右派中坚,也与韩寒等人被愤青五毛列为黑榜的人,但倘若被韩粉当成五毛,就成了体制的维护者,这是很不得“民心”的,这就等于把自己往司马南等上身上靠,而这是我一万个不乐意的。第二条,有很多同道中的朋友力挺过韩寒,当然也包括我自己也力挝过韩寒,现在突然枪口掉向韩寒,就脱离队伍的感觉。而且确实有朋友不能理解我,为什么放着现存的利益——“反愤斗士”、“青年榜样”的声名不要,放着反愤青积累的声名不要,要自毁长城,感到非常可惜。这种压力隐性更大,因为,你会觉得跟朋友志不同,道不合了,自己会孤立起来,在圈子里不好混。

可是韩寒代笑事件中那么多违背常识的疑点又让我困惑,让我无法信服,我无法做到继续去力挺一个让我无法信服的人,甚至可能作假的人,尤其难以接受一个神汉在宣扬民主自由。拔高一点讲,一个民族可以容忍甚至无视造假,“相互投毒”就是活该的事。总之,我无法做到为着自己那点虚名小利,或是自视高贵头衔和面子,而无视正义、无视良知、无视真相、无视真理,然后假装糊涂。对我来说,连选择沉默都是一件很难受的事,因为,我曾经在《打捞中国愤青》里盛赞韩寒,自发生韩寒代笔事件以来,我觉自己有上当受骗的感觉,有一种自己的纯真被一个老嫖客用了的感觉,当然主要是恨自己认人不淑。也正是因此,韩寒代笔事件刚出来之时,我就写过《写作没有天才》、《写作没有天才,只有劳模》的文章,非常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随着质疑韩寒的疑点越来越多,那种受骗感越强,我就越想站出来明确表态,对于网友以取消关注来威胁我质疑韩寒,甚至我说了,我就是一个听众也没有,也不能阻止我的怀疑权利,除非动用强力封口。以上就是我质疑韩寒的根本原因,没有韩粉们想的那么复杂,在此穿插交待。

说可不可以质疑韩寒不是一个多余的话,还因为质疑韩寒是很难拿得出铁证的,现在倒韩派或质疑者多倾向于韩寒的很多文章,尤其是韩寒参加新概念作文比寒的文章,以及小说《三重门》是韩寒父亲韩仁钧所写的。定假事实如此,韩氏父子,血浓于水,韩父怎么可能站出来指认呢?这几乎是无解之谜,也正因此,那些违背了常识的疑点更让人不解,倒韩派和质疑者只能从有限的条件和能力中不断地寻找“证据”,假如韩寒不能站出来一一回答这些“证据”(韩寒可以沉默),那么,在倒韩派和质疑者看来,这些证据就是“铁证”。

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问题,这样的考据式搜集证据,以证明韩寒作假欺诈,会不会涉嫌诽谤和侵犯韩寒的名誉权,我想,这不是由我们说了算的,这得由法院说了算,前提是韩寒打算起诉那些他认为需要起诉的人,但目前韩寒似乎放弃了自己的权利,连方舟子都不起诉了。这大约是因为这场官司对韩寒来说太过纠结。不过韩寒起诉也未必打得赢官司,此前美国的沙利文案已经是很好的例子,其中的经典判词是:

“关于公共问题的辩论应当是无拘无束、健康和完全公开的,而且包括可以对政府和公共官员进行猛烈、辛辣、令人不快的尖锐批评。”

“在自由辩论中,错误的陈述是不可避免的;要使表达自由获得所需的‘呼吸空间’,我们必须忍受这些错误。”

“如果陪审团发现有虚假言词和恶意,公民个人就要对过激言论所造成的损害负责,那么,毫无疑问,公共辩论将受到抑制。”

“宪法保护所要求的是这样的联邦规则,即公共官员因其公务行为遭到谎言诽谤,他不得从中获得因此导致的受损救济,除非他能够证明发表言论者明知陈述错误或者毫不顾及陈述是否错误而造成恶意后果。”

这些判词推翻了报纸批评政府官员所要遵循的“公正评论”原则,树立了此后美国法院普遍引用的“实际恶意(Actual Malice)”原则。虽然中国和美国“国情”不同,但法律原则应是相通的。韩寒虽然不是官员,但韩寒是明星,是公共人物,他本就该更多地接受公众批评和质疑,公民在自己的微博或博客上批评质疑韩寒,其实是私媒体上的言论。倘若因为质疑韩寒,韩寒要将我诉之法院,我会乐意站在被告席上。

 

三质疑韩寒有什么意义?

 

很多韩粉都认为,质疑韩粉没有意义,不但觉得没有意义,而且对他人的质疑非常的反感烦躁。这是令我迷惑不解的,倘若你认为无意义,就根本没有关心的必要,离得远远的,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一边说无意义,一边又关注且烦躁,这不是很令人费解吗?

在我看来,韩寒不仅可以质疑,而且质疑韩寒意义重大。首先,榜样都必须经过质疑,经得起质疑,因为榜样是有引导带动作用的,不经质疑的榜样谁知道会把人带到什么歧途上去?很多人已经将韩寒视为“正能量”,正面形象,给他贴上“青年领袖”、“当代鲁迅”、“接近真理最近的人”、“说真话的孩子”的标签,既然如此韩寒就必须经过质疑,经得起质疑。就像一部经典的著作经得起恶搞一样,一个伟大的人物应该经得起质疑。一个被视为“正能量”的人不经质疑,有什么资格做“正能量”?就像如果当年质疑雷锋、赖宁是“无意义”的,但现在看是有意义的。更何况,脱掉所有政治外套,质疑造假是有意义的。我想,对韩寒代笔的这场质疑,要过一定的时间,才显出价值来。

其次,韩寒现在做的一件事就是启蒙、反体制,或者说宣扬民主自由。不过,我们要民主自由干什么?不就有一条可以质疑权威人物?质疑韩寒可以检视韩寒是不是在真正宣扬民主自由,要是一质疑韩寒,韩寒就要动用一切手段来打压对方,保持自己的高大形象和既得利益,那基本上可以说韩寒是个伪公知,是个伪启蒙者,是个流氓,是个骗子,是个无赖,是打着宣扬民主自由的旗号,干着自己的“发家致富”的事业罢了,所有的粉丝,追随者,都不过是他用以消费的“民主福利”罢了,是借着虚伪的民主自由宣扬,掏出粉丝口袋中的人民币供自己享用。

还要强调一点,民主以权利为基石,以自由为基石,也以诚信为基石,要是一个人以弄虚作假的方式宣扬民主自由,宣扬自由、法治、公正、诚信,本身就是这些美好事物的亵渎,抽掉了民主的基石,这样宣扬民主是连蒙带骗,最后搞出来的民主是什么样子可想而知。过去,D也是曾连蒙带骗地宣扬,等搞到手了,就不给你了,变味了,历史殷鉴不可不查。不辩是非对错,只讲目的不论手段,弄来的所谓民主自由不见鬼就是奇迹。总之,我认为宣扬民主自由不能靠装神弄鬼、弄虚作假的神汉,没有程序正义的自由民主,不会是真自由,真民主。

第三,韩寒是一个话题人物,他也具备话题设置能力,质疑韩寒有利于开拓理性辩论空间。我现在非常讨厌国内的辩论氛围,动不动就用动机论、阴谋论,动不动就用漫骂,动不动就搞道德压人,不摆事实,不讲道理,表现十足的暴力和戾气。尤其不能理解的是,一旦辩论,必搞站队,理还没有讲,先把队站好,而且就只有敌我之队,凡异己的都是敌,就用要恶毒的心理和语言相对。所以,我极少看到重事实,重实证,讲道理,讲证据的辨论,故而也就较少见到激烈交锋,又非常理性客观的辨论。更糟糕的是,一方总是试图钳制对方的口舌,能够真正做到“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的人并不多。

我知道,中国人长期缺少公共辩论,也缺少公共辩论空间,是致使中国人缺乏理性思辨和不讲逻辑的原因之一。也如网友所言,国人几千年无理可讲,只认暴力势力,只能站队找老大,明白讲道理无用,所以也就不讲道理。可是,韩寒不是想要人们走出几千年的怪圈吗?那就要多讲道理,少些暴力,多认真相,少些站队,多些尊重,少些戾气,一分证证据说一分话。每个人都讲道理,才可能建立公共理性空间,让暴力离我们远一点。在西方民主社会,公共辩论是常有的事,公共辩论是民主的果,也可看作是民主的因。

第四,质疑韩寒有益于清除造神土壤。我们这个国度,是容易把人造成神的,而且这60年来,如果说我们吃的最大的亏是什么,我认为就是造神的亏,因为造了一个神,所有人的脑袋都变得多余残废了,不需要独立思考了,不需要质疑精神了,一切听从神的安排,常识被颠覆,神的一句顶一万句,神说可以亩产万斤,那也是对的。造神的另一个结果是害死人,造成了那么多的人祸,饿死的人居然比一场大战还要多。“前事之不忘,后事之师也”,可是我们却好了伤忘了痛,又开始造神了,把个一张白纸一样的小孩楞是造成一尊大神,无数人顶礼膜拜,扮演脑残粉丝,把他的语当成“语录”,指望他登高一呼,包打天下,救民于苦海。孰不知,崇拜偶像者,往往有自身的软弱,只能从偶像的身上找到自已需要的一切,这也是非常懒惰的行为,放弃了自身的自觉努力,甘当无脑动物。这也算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又一个例证吧。

从以上的几个意义来说,质疑韩寒也是一场启蒙运动,就是把神推倒,让人站起来,学会独立思考。

第五,质疑韩寒对其本人看似坏事,但正所谓祸福相倚,对他未必不是好事,那样会让他变得更认真,更严谨,更诚实,更谦卑,这些品质,尤其是诚实的品质,是一个宣扬诚实价值的人所必备,可以让他走得更远。所以说,质疑韩寒就是对韩寒的最大敬意,是为韩寒好,那些为利益或为面子不顾基本道德良知的商家、媒体、公知,那些图快活、靠偶像滋养精神的包皮粉丝,只会害了韩寒。

在我而言,质颖韩寒并非为他的倒掉,就算韩寒真的作假,韩寒也不会“倒掉”,喜欢的人还是喜欢他,不喜欢的人还是不喜欢,那种认为韩寒倒掉中国会倒退多少年的话,真是太夸大其实了。更何况,韩寒即便不写作,也可以做一个让人喜欢的车手。我只是对真相、真理有一种孩童般的认真,一点受骗的感伤,和抱着对真相好奇,来质疑韩寒。虽然现在倒韩派和质疑派的“证据”看似还无法做实韩寒代笔(也有人认为已经做实了),但是我相信,飞鸟在天空飞过,不会留下痕迹,但地上会留下投影,你可以一时蒙骗所有人,也可以长时间蒙骗一些人,但不可能在长时间蒙骗所有的人。时间是最好的解谜高手。我也相信越来越多的人会走出跟风赞誉,基于自身怯懦而表立场、站队,惴着明白装糊涂,以及为达目的,不顾程序正义的处境,最终对事实、真相、真理、理性抱有端正的虔诚,将一切眩目的装神弄鬼拉到太阳下,为中国民主自由打下独立人格、独立思考的基石,不如此,我们仍走在旧循环里。

2014-4-16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