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琦雄的博客

 
 
 

日志

 
 

徐光启第一幕第一场  

2015-12-30 09:25:02|  分类: 微型剧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光启

——原创五幕历史剧(一)

 

王琦雄

 

 

 

 

第一幕  利徐会

 

 

人物:

利玛窦——四十八岁,意大利人,字(号)西泰,原名玛提欧?利奇?,耶稣会传教士,明万历十一年(公元1583年)进入中国内地传教,此时为天主教中国教区负责人。南京天主堂是他在中国内地建立的第四个天主教传教点。

郭居静——四十岁,意大利人,字(号)仰凤,原名拉齐奥·卡迪奥,耶稣会传教士,明万历二十二年(公元1594年)来华传教。此时正协助利玛窦南京传教,后接替利玛窦负责南京、南昌等地教务。

游文辉——二十五岁,澳门人,修士,中国最早天主教徒之一。此时正追随利玛窦在中国内地传教。

徐光启——三十九岁,字子先,号玄扈,南直隶松江府上海县(今上海市)人,明万历二十五年(公元1597年)北京顺天府乡试第一名(即解元)。此时正乡居开馆授徒,身份为馆师(即私塾先生)

  骥——十九岁,童生,徐光启独子。

徐思诚——六十多岁,号怀西,徐光启父。

  氏——三十多岁,徐光启妻,徐骥生母。

 

 

时间:

明万历二十八年,庚子,即公元1600年,春。

 

 

第一场

 

 

    (四月初的一天上午,春光明媚,桃李芬芳。留都南京正阳门内洪武岗西尚书街天主教传教点,一处由户部官廨改建的天主堂,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神父和郭居静神父做完早祷,正准备接见前来拜访的一位中国上海举人徐光启。)

 

 

郭居静:尊敬的利奇神父,今天上午即将来访的这位徐光启,今年三十九岁,出生在南直隶的松江府上海县县城,他的朋友们平时都亲切称呼他“徐上海”。

利玛窦:徐上海!嗯……

郭居静:是。这是一个天资美好、秉性善良、恭敬虔诚、勤勉好学的中国读书人。三年前,他已考中北京顺天府乡试的第一名,现在他的身份是举人,中国的俗话也叫“举子”。

利玛窦:徐解元、徐举子。——“昊天真罔极,梦想九原启。恭惟父母心,敢不嗣遗体。平生忠与孝,举动法经史。先训吾所知,功名盖天尔。”(宋·苏炯《举子》)呵呵。

郭居静:今天他的来访,正是徐上海的举业恩师焦竑(公元15401620年,字弱侯,号漪园、澹园,晚明思想家、藏书家和学者)先生亲自引荐的。

利玛窦:是的是的,“留都焦弱侯,南京漪园老”——焦先生也是我的老朋友。

郭居静:五年前,在广东韶州的教堂——也就是利奇神父您亲自创建的那座仙花寺,我已经结识了徐上海。那个时候,您正巧去南昌工作了。

利玛窦:五年前,徐上海在广东韶州做什么呢?

郭居静:因为家境非常贫困,经济窘迫的徐上海告别了他的家人和家乡,独自南下广东谋生,经他的学生介绍,在韶州一个赵姓官员府上做了一名家庭教师。——目前,徐上海正乡居开馆授徒,正式职业仍是馆师。

利玛窦:他参加过会试了么?

郭居静:参加过一次了……听说明年将继续参加。

利玛窦:哦。

郭居静:五年前的那一天,他独自来到我们教堂参观,我接待了当时还是一名普通家庭教师的徐光启。参观过程中,他对圣父圣子圣灵、《圣经》和天主圣教的福音事业,表现出儿童般的好奇、赤子般的热忱和圣徒般的虔诚……

利玛窦:“赤子般的热忱和圣徒般的虔诚”——绝妙好辞!我亲爱的卡迪奥神父,你的中文水平,大有长进哦。——哦对不起,请继续。

郭居静:是。这种好像获得拯救一般的神圣崇高情感,让我很是惊奇和敬佩。天主上帝面前,很少有中国人会流露出这样的情感。

利玛窦:一个开始沐浴神的光芒的中国读书人?

郭居静:出于对徐先生的尊重,也为了满足徐先生对我们欧洲知识特殊的兴趣,我将您亲手所绘中文版《山海舆地图》(即相传利玛窦参与绘制的中文版《坤舆万国全图》第一版,今天的世界地图;坤舆是中国古代地的代称),请他浏览了一遍。

利玛窦:呵呵,这位徐上海、哦,徐光启举人,应该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世界地图吧。

郭居静:是的,尊敬的利奇神父。当时他的反应,与所有第一次见到这幅世界地图的中国士人一样,大感震惊,匪夷所思:“地球是圆的?”

利玛窦:呵呵呵呵,“地球是圆的!”——亲爱的卡迪奥神父,这说明了什么?

郭居静:这说明,我们欧洲的新知识新科技,对中国读书人多么具有吸引力。

利玛窦:还有呢?

郭居静:还有?

利玛窦:是呵,还有!——中国读书人的平生最爱,是什么呢?

郭居静:是……

利玛窦:图书呵!是像《山海舆地图》、《交友论》(即利玛窦翻译编写的欧洲哲人论述友谊的中文册子,在晚明士大夫阶层有较大影响)和《圣经》这样珍贵的欧洲图书,这才是我们吸引和争取中国知识阶层皈信的利器。

郭居静:那是当然的……可是,那些很有教养、很有名望的中国士大夫,虽然对我们欧洲知识很感兴趣,对我们这些欧洲传教士也很礼貌,我们一提到请他们入教,他们一个个、不是摇头就是摆手……唉,难呵。

利玛窦:我们进入中国的时间还短嘛,他们还不真正了解天主圣教嘛。

郭居静:巴范济神父在日本九州岛,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成功说服九州藩王让三十万日本民众皈信了天主上帝……

利玛窦:真的吗?

郭居静:是的。公元1583(明万历十一年)9月,您和罗明坚神父等耶稣会士首次进入中国大陆,算到今年已有十七个年头了。十七年来,接受洗礼的中国天主信徒,到今天也不满三百人!

利玛窦:咳咳咳咳,中国的事情,咳咳咳,早跟你说过的:“不着急,慢慢来。”——我亲爱的卡迪奥神父,你来中国也有七年了,咳咳,你也应该明白,时间、时间、时间,对于在中国推进天主上帝崇高神圣的福音事业来说,是多么重要。

郭居静:澳门范礼安司铎,最近又来信了,他对我们在中国的福音事业“进展缓慢”颇有微词,他又在催促我们“加紧工作”了。

利玛窦:我们确实应该加紧工作,所以,今天我才亲自接见这位默默无闻的徐光启举人呵!下个月,我还要再次去大明帝国的首都北京,以罗马梵蒂冈使节身份,请求拜见大明帝国的万历皇帝(明神宗朱翊钧),请求万历皇帝允许我们在帝国首都定居,传扬天主上帝的福音。

郭居静:尊敬的利奇神父,我想说的是,不要说与中国的国教儒教竞争了,就是与中国佛教、道教的信众相比,我们在中国的信众基础,也真的是太薄弱了。时间不等人呐,我的意见,我们应该到民间去,我们应该到贫贱者中间去,加大福音传播的力度。

利玛窦:不、不、不,我们不能那样做,我们不能那样做!那样做,会给我们传教士带来极大的危险,会给我们福音事业带来极大的破坏。——我们在肇庆的惊险可怕经历,难道你忘记了?

郭居静:当然没有忘记。可是,不深入中国社会基层,不接触中国广大民众,我们怎么能够大面积播撒福音的种子呢?我们怎么能够打开福音事业的新局面呢?

利玛窦:我亲爱的卡迪奥神父,你太不了解中国啦。中国历来是一个皇权至上、等级森严的世俗社会,中国人历来没有真正的宗教信仰和真正的宗教传统,中国统治者对于外来宗教,历来很敏感,非常猜忌。

郭居静:佛教也是一种外来宗教,如今佛教寺庙已经遍布中国各个地区,佛教信众已经遍及中国各个阶层……那些和尚,怎么做到的?

利玛窦:问得好!——佛教传入中国已有一千七百多年的历史,我们才来了十七年呐。

郭居静:刚进入中国时,我们也是不得不剃去须发、披一件袈裟、扮作僧侣模样来传教的,还被叫做“西番碧眼和尚”。嗨,丢死人了。

利玛窦:佛教能在中国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关键是什么呢?

郭居静:当然是……本土化、中国化。

利玛窦:关键是、佛教经典和佛教艺术!——是能够被中国知识阶层接受的经典著作和艺术风格!是能够被中国知识阶层认为高于他们平生所学的精深学问和精美艺术!正是这个缘故,中国知识阶层接受了佛教,中国统治阶层和社会各阶层也纷纷接受了佛教。

郭居静:呵!……我能够理解您的用意,知识阶层是中国的实际统治阶层。可是,中国知识阶层有着他们自己的文化信念呵:华夏文明与孔孟之道!他们似乎不太能够接受基督说教,他们似乎不太愿意改宗皈信。

利玛窦:“地球是圆的”嘛。——中国知识阶层能够接受印度的佛教,为什么不能够接受我们欧洲的天主圣教呢?

郭居静:也是呵……这没道理唉。

利玛窦:就是嘛,我们欧洲先进发达的世界知识、科学技术和文化艺术,以及支撑这一知识技术体系的基督教信仰、基督教精神,是我们征服中国人、首先是征服中国知识阶层心灵的真正利器。

郭居静:尊敬的利奇神父,我懂您的策略:“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见《三国志·蜀志·马谡传》裴松之注引《襄阳记》)

利玛窦:呵呵,一旦中国知识阶层真正认识到,我们的手中有真知真理和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基督教普世价值,有唯一通向启示与救赎、公正与信义、光明与幸福之路的基督教信仰;一旦中国知识阶层真正感受到,天主上帝的仁慈与博爱、睿智与宽容——他们会真诚接受我们的!他们会真诚信赖我们的!……我亲爱的卡迪奥神父。

郭居静:愿天主上帝早日降下您的恩典吧,阿们。

利玛窦:我们在韶州、南昌和南京获得的成功,已经初步证明了这一点。

郭居静:是的,尊敬的利奇神父。

利玛窦:为了尊重中国繁复的礼仪制度和独特的风俗习惯,我们基督徒也可以蓄须留发、改穿峨冠宽袍的儒服;为了做“中国人中间的中国人”,我们基督徒也可以去学习中国的语言文字和“四书”“五经”,去适应中国的文化与礼仪。

郭居静:是的,尊敬的利奇神父。

利玛窦:要继续用图书、记载着真知真理和基督精神的精美图书,来传播欧洲的先进文明,来传扬天主圣教的经典和天主上帝的恩典,来赢得中国知识阶层的好感与信赖——这一点,很重要!欧洲的数学、物理、化学、天文学、地理学、生物学,还有欧洲的建筑、雕塑、绘画、音乐、文学……

郭居静:这些都是我们的优势和强项,嘿嘿。

利玛窦:要继续结交像瞿汝夔、陆万垓、章潢、冯应京、叶向高、李之藻、杨廷筠、王徵、李贽、焦竑这样著名的士绅和官员,还有建安王、乐安王这样的王室贵族,努力打入中国的上流和主流社会,最好争取他们皈信入教!——这是福音事业的最大保障。没有这些掌握实权的达官显贵和有影响力的文化名流庇护,我们欧洲传教士,不要说在中国购买一块地皮或几间屋子,连居留也是不可能的。

郭居静:尊敬的利奇神父,在您英明领导下,我们正是这样有条不紊地开展在华福音工作的。我能够理解您的深刻意图,我也将继续尊重您制定的在华传教规矩;不过我也坚持认为,争取底层民众归信,对于我们的神圣事业同样很重要。中国民间蕴藏着巨大的信仰能量,他们也需要沐浴神的光芒,他们也需要天主上帝的拯救与赐福。

利玛窦:我亲爱的卡迪奥神父,这将是一个长期发展目标。——我利玛窦神父,天主圣教中国教团团长,不能在一开始打基础阶段,就把天主圣教传扬成“中国穷人的拜上帝教”!不,我不能!——只要在中国知识—官僚阶层站稳了脚跟,我们就能在中国主流社会站稳脚跟,进而在中国社会站稳脚跟,这将极大地充实天主教会的仓廪,这将为天主上帝增添无上的荣耀。

郭居静:我知道,中国历来是一个务实的世俗社会。中国的知识—官僚阶层一向也是很实际、很实惠的,不太在乎拯救灵魂……愿天主上帝宽恕这些迷途的羔羊吧,阿们。

利玛窦:这正是我们来到此地的意义。

郭居静:——“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神的物当归给神。”(语出《新约·马太福音》等)

利玛窦:中国人从来没有真正的原罪概念与救赎意识,对“启示真理”更是一无所知,因而不能真正认识自己,无法接近真理、享受上帝恩典;中国人也从来没有正确的世界观,总以为自己就是“世界中心”,并不真正知道也不真正关心“中国之外”的世界正在发生的巨变,当然也不知道这种巨变对“中央之国”将会意味着什么?他们自我封闭得实在太久啦。

郭居静:“天朝上国”地大物博,无所不有啊。

利玛窦:就国家的伟大、政治制度和学术成就的名气来说,中国的确无与伦比、举世无双。也正因此,长期以来,中国人不仅把华夏文化圈外的其他民族看成未开化的蛮族番邦,甚至看成没有理性的野兽。不错,他们有着精湛的古典文化和精致的社会关系,他们有着相当完备自成一体的成文法和不成文法,他们很热爱本民族的文化和传统、很有文化自信、学习能力和同化能力都很强……可是呵,你们这些坐井观天不肯长进的中国人哪,你们这些闭目塞听油蒙了心的中国人哪,可叹呵可叹:新世纪的曙光已经照耀在地球海平面,你们还沉醉于暗昧的古典时代执迷不悟!你们还没有睁眼醒来,看看这个已经进入“大航海”“大发现”的新世界!你们实在是一群迷途的羔羊啊!——呵,天主上帝为了寻找一只失去的羊,宁可把九十九只撇在旷野,去找那只,直到找着……(典出《新约·路加福音》)

郭居静:仁慈博爱的天主上帝啊,阿们。

 

(游文辉上)

 

游文辉:二位神父,上海的徐光启先生到了,正在门外等候。

利玛窦:好吧,卡迪奥神父,请你去领他进门。

郭居静:是。

 

(郭居静、游文辉下)

 

利玛窦:……我,玛提欧?利奇,中文名叫利玛窦,唯一至高天主上帝最忠实的仆人,马可波罗和哥伦布的同胞后裔,从遥远的意大利教皇邦安柯那省马塞拉塔城,航波梯浪九万里,茹苦含辛三年多,来到古老而伟大的中国,到今天整整十七年了。凭籍信仰与博爱、坚毅与执着,为了圣父耶和华及其圣子耶稣基督更伟大的荣耀与尊崇,努力传扬天堂福音。我利玛窦一定不负圣恩不辱使命,一定要教顽石开窍异端皈化!——至高无上、全知全能、神圣仁慈的唯一真神天主上帝呵,请继续赐予我智慧和力量吧!阿们!……我好像明白了,焦竑先生为什么要向我引荐徐光启举人?我也有强烈预感:天主上帝福音的光辉,即将来临!

 

2015-12-1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