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琦雄的博客

 
 
 

日志

 
 

徐光启第一幕第二场  

2015-12-30 09:27:37|  分类: 微型剧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场

 

 

    (当天上午,南京天主堂,一场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会见正在进行。)

 

 

(郭居静、徐光启上)

 

郭居静:尊敬的利奇神父,这位就是“徐上海”徐光启先生。

利玛窦:尊敬的徐光启先生,我欢迎你来访!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徐光启:敝人徐光启,字子先,松江上海人氏。我非常敬仰利神父赫赫大名,我也非常敬佩利神父人品学问,今天得以相会,真是荣幸之至!——这是天意么?

利玛窦:“有缘千里来相会”,哈哈哈哈。 哦、徐先生,我可以称呼你“子先”么?

徐光启:当然可以。

利玛窦:子先是上海饱读诗书之士,也对我“泰西之学”(晚明时期中国人对欧洲文明、学术、科技包括基督教教义的泛称。泰西,极西、最西的意思)兴致盎然。今天你我不妨开怀畅谈,不必拘礼。

徐光启:谢谢利神父谬赞。我正有许多问题,想请教二位神父。

郭居静:徐先生请坐,请用茶。

利玛窦:我听郭神父介绍,五年前子先曾经造访过韶州圣堂,当时的观感,还记忆犹新吧。

徐光启:是,利神父。五年前我在韶州任教,有幸拜谒天主圣堂,并得到郭神父的热情接待和不吝赐教,获益良多。当时,承蒙郭神父美意,我得以浏览利神父亲笔所绘《山海舆地图》,真是大开眼界呵!——我确实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舆地图,我确实也是第一次从郭神父那里听说了“地球是圆的”这一新观念。

郭居静:徐先生过谦了。

徐光启:说实话,当时我确实十分震惊,简直不敢相信,这可是我第一次接触到的崭新的知识呵!

利玛窦:后来你相信了么?

徐光启:将信将疑吧:感情上不愿相信,理智上不得不信。

利玛窦:子先很坦诚呵!——我非常理解子先当时的感受。

徐光启:在《山海舆地图》上,我们中国只是万国中的一国,虽是一个大国,却并不是“溥天之下”的“中央之国”;“溥天之下”,舆地之大,人口之众,风俗之异,品类之殊,我们中国人不知道的、无知识的,何其多哉!

郭居静:“虚心和诚实的人,有福了;仁义和慈爱的人,必蒙恩宠。”——我主耶和华,我的上帝,衷心感谢您!

徐光启:首先我想请教二位神父的问题是:绘制出这样的舆地图,根据是什么?“地球是圆的”这一判断,怎么证明的?

利玛窦:呵呵,子先果真好学,名不虚传呐。——你看到的这幅《山海舆地图》,在我们欧洲,称作“世界地图”!

徐光启:“世界地图”?

利玛窦:是的,世界地图!世界地图是我们居住的这个地球全部已知地理信息的直观记录,它是以“地圆说”(即大地球形学说;毕达哥拉斯第一次提出大地是球体的概念,托勒密《地理学指南》是该说集大成经典名作)为理论根据,综合了天文学、地理学、大地测量学以及数学物理等学科的知识绘制而成……这些知识,对子先将要参加的礼部会试,可能无所助益哟。

徐光启:呃,可能、是没有直接的帮助。可是我觉得,这些新知识新观念非常有用、非常重要,可以弥补中国学术长期以来的缺失和弊端,可以打开中国人长期以来夜郎自大的心态和视野。今天我说这番话,是经过认真思考的;今天我是特地来向二位神父真诚讨教的,我愿意拜二位神父为师、学习“泰西之学”。

郭居静:主呵!

利玛窦:子先一片诚心,令人动容。不过我以为,准备明年会试,才是子先当务之急呀!

徐光启:……

利玛窦:“泰西之学”同样历史悠久、博大精深,非朝夕可以窥其原委、探其堂奥。子先不妨先了解一下天主圣教,感受一下欧洲文明……来日方长嘛。

郭居静:徐先生要是受洗加入天主圣教,就可以同利神父从容探讨各种学问了。

徐光启:……

利玛窦:“地球是圆的”,怎么来证明呢?早在公元前四世纪(即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亚里士多德就总结出了三个科学方法来证明大地是球形:越往北走,北极星越高;越往南走,北极星越低,且可以看到一些在北方看不到的新的星星。埃拉托色尼则首创了子午圈弧度测量方法估算出了地球半径的长度,这是最早以估测结果来证实“地圆说”的。托勒密根据天文测量和大地测量成果,采用纬度和经度网,把圆周分为360份,给每个地点都注明经纬度坐标,从而对地球整个已知地区及与之有关的一切事物作线性描述即绘制图形,并用地名和测量一览表代替地理描述。他还制造了测量经纬度用的星盘(类似浑天仪的仪器)和角距测量仪,发明了地球投影的方法,为近代地理学的建立奠定了基础。

徐光启:哦……

利玛窦:我上面说的这些,主要还是理论上的研究,其中不乏推测和猜想、偏差和错误。但这些理论研究,对“地圆说”的确立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郭居静:也就是说,在已知事实材料和理论研究的基础上,对未知事物的性质、特点和原理(规律)作出某种假定性解释和推测,叫理论假说。这是理论研究的重要手段。“地圆说”一开始也是作为一种理论假说流行开来的,以后不断得到确凿事实(如旅行探险家的远足见闻等)的检验证明。

徐光启:是。

利玛窦:进一步在事实上证明“地球是圆的”这一科学假说并据此绘制出精确世界地图的,是欧洲的基督徒。公元十五至十六世纪(大约明成化至嘉靖年间),迪亚士、达伽马、哥伦布、麦哲伦等欧洲基督徒,首先完成了“环球大航海”和“地理大发现”。他们不仅发现了这个地球上文明人类尚未完全知晓的印度、美洲等新大陆,开辟了新航路,更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了“地球是圆的”。从此以后,“地球是圆的”观念,就像“一五得五、二五得十”一样深入人心,成为人类常识。

徐光启:证明“地球是圆的”,需要多少新的知识和技能呵!……我要是能够学习这些泰西知识技能,并将它们传授给我的中国学生,上报君父之恩,下济苍生黎民,该是一桩多么有意义的事呵。

利玛窦:子先一介布衣,能以天下为己任,有名世大儒气质。话说回来,“环球大航海”和“地理大发现”能够最终完成,与基督徒们信了“《圣经》启示”也是分不开的。

徐光启:《圣经》也说过“地球是圆的”?

利玛窦:是的。——这是造物主神的启示!这是天主上帝的真理!因着神启天授,人类才能获得知识,才能认识真理。所以,崇信天主上帝,我们才能获得真知真理。“公牛是因为想触才有角的,不是因为有角才想触的。”

郭居静:所以……崇信天主上帝吧!凡夫俗子正是因信称义、取义成圣的。——崇信天主上帝成为一个有信德的义人,主就会提升我们低贱卑微之躯,脱离罪孽与苦难,使其与基督慈善光明之身相类,使其如基督复活般升入天堂一体永生、同享永福。

徐光启:……泰西之学与天主上帝,是何关系?请二位神父继续赐教。

利玛窦:“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耶和华赐人智慧,知识和聪明都由他口而出。”(《旧约·箴言》)——天主上帝是创造整个宇宙和世间有形无形万物的唯一真神,是至大至公、至诚至信、仁慈博爱的全地之神,也是一切真情真相、真知真理的终极泉源和第一推动力。

郭居静:“耶和华以智慧立地,以聪明定天,以知识使深渊裂开,使天空滴下甘露。……”(《旧约·箴言》)

利玛窦:我们欧洲众多伟大的哲学家、科学家、艺术家、文学家、旅行家、航海家,正是怀着对天主上帝(真知真理)的坚贞信仰和由衷热爱,才取得非凡成就、作出卓越贡献的。或者,用中国的话说,叫做“格物致知,诚意正心”吧。(语出《礼记·大学》)正心诚意,敬畏崇信天主上帝(真知真理),才是为人之根本、处世之根基。

徐光启:呵!

郭居静:徐先生感受到天主上帝的召唤了么?

徐光启:……

利玛窦:天主上帝自有永有、昔在今在、以后也永在。我们人类既为天主上帝所造所爱,也受天主上帝的宰佑与赏罚。崇信天主上帝恩佑的,遵从天主上帝旨意的,传扬天主上帝福音的,天主上帝必赐福与他成全……

郭居静:必保佑他:前程似锦、后裔繁多、解厄脱困、消灾弭祸、内心平静喜乐充满神性之美。

徐光启:……

郭居静:徐先生、徐先生,你……

徐光启:哦,“甘罗发早子牙迟,彭祖颜回命不齐。范丹贫穷石崇富,八字生来各有时。”(《水浒传》第六十回)圣人有言在先:“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语出《论语·颜渊》)我辈凡夫俗子,焉能预卜?

利玛窦:既然“死生有命,富贵在天”,通达之士,何惧之有?

徐光启:也是呵!……不过,“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不惧怕死亡,我也不羡慕富贵,只是,只是,人生一世,过客匆匆,吾将何所皈依?

利玛窦:这,就是子先的“近忧”呵!——假如子先信得过我们,心里有什么话想倾诉,但说无妨。

徐光启:当然,当然。

郭居静:这里没有外人,徐先生就当是在利神父面前告解吧。

徐光启:……五年前,还在韶州时,有天夜里,我做过一个奇异的梦。我梦见自己来到了一座从未见过的宏伟奇特的寺宇,里面有三间大屋子:第一间华丽亮堂的大屋子里,恍恍惚惚朦朦胧胧地我仿佛看见了一位慈眉善目白胡子老者,在向我亲切微笑;这时边上有人对我说“这是圣父,你们的造物主”,我便向“造物主圣父”行了个大礼。然后我走进第二间点着烛光的大屋子,恍恍惚惚朦朦胧胧地我仿佛又看见了一位壮年男子,头戴荆冠,神情庄严,独自站立在十字架前,这时边上又有人对我说“这是圣子,你们的救世主”,我便向“救世主圣子”也行了个大礼。接着我又走进了第三间暗黑寂寥的大屋子,恍恍惚惚朦朦胧胧地我仿佛看见了一座祭坛、一座空荡幽暗的祭坛……醒来后,我始终不明白这个梦境的寓意,它一直困扰着我;后来有一天,我无意中走进仙花寺,也仿佛有神灵在冥冥中指引。

郭居静:这是“三位一体”的天主上帝,在向你徐先生显灵啊!这是“三位一体”的天主上帝,在向你徐先生召唤啊!——我的主啊,您的恩佑降临了……阿们!

利玛窦:子先真是心有灵犀,这就是缘分呐。

徐光启:这个奇异的梦境,困扰我整整五年了,我一直不明白它的寓意。

利玛窦:我来给子先解梦吧。在子先的梦境中,第一间华丽亮堂的大屋子里,你看到的那位慈眉善目白胡子老者,正是天主圣父耶和华呵!他向你亲切微笑,正是在向你发出皈信的神谕呵。

徐光启:呵!

利玛窦:第二间点着烛光的大屋子里,子先看到的那位头戴荆冠,神情庄严,独自站立在十字架前的壮年男子,正是天主圣父独子耶稣基督呵!他也在向你发出皈信的神谕,并具体谕示:前程远大,功绩卓著,当努力为福音事业工作。

徐光启:呵!

利玛窦:第三间暗黑寂寥的大屋子里,子先看到一座空荡幽暗的祭坛,其时,神的灵正运行在空荡幽暗的祭坛之上……子先呵,你愿意为天主上帝的福音事业,奉献自己一切么?

徐光启:……

利玛窦:“人生一世,过客匆匆,吾将何所皈依?”……皈信天主上帝,皈信真知真理,这是有价值有意义人生的必由之路。

郭居静:——“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论语·为政》)

徐光启:咳咳……

利玛窦:“美名胜过大财;

                恩宠强如金银。

        富户穷人在世相遇,

        都为耶和华所造。

        通达人见祸躲藏;

        愚蒙人前往受害。

        敬畏耶和华心存谦卑,

        就得富有、尊荣、生命为赏赐。

        ……”

        ——(《旧约·箴言》)

郭居静:天主上帝爱人类!信天主,享真福;信上帝,得永生。阿们。

利玛窦:……保禄受到耶稣基督的感召与拣选,发誓痛改前非矢志传教,宗徒保禄即刻就充满了圣神的恩赐和奇恩,成了一个属于圣神的人。——子先愿意成为“中国的保禄”么?

徐光启:我……

郭居静:五年前我们在韶州初识,五年后我们在南京重逢;五年前你受神灵感召走进了天主圣堂,五年后你在恩师引荐下与利神父相会……这些都是意义非凡的事件哟,都不是偶然发生的哟。

徐光启:是呵,犹如神助……噢,谢谢郭神父当年提点。

郭居静:勿客气。

利玛窦:这两本册子,《圣经选译选读》和《天主教理问答》,是我和教会同仁一道翻译编写的,请子先过目。

徐光启:回去后,我定会斋沐焚香虔诚礼拜,认真诵读领会的。圣人云:“朝闻道,夕死可矣。”(《论语·里仁》)“虽千万人,吾往矣。”(《孟子·公孙丑上》)

利玛窦:中文的翻译上,请子先雅正哟。

徐光启:岂敢!——今朝,我学习到了真正的知识,聆听到了真诚的教诲,也领取到了珍贵的宝书,真是不虚此行。再次感谢二位神父拨冗会见,我告辞了。

利玛窦:子先不必多礼,我期待能再次见到你。

徐光启:我也期待再次向二位神父请教。再会。

郭居静:我送送徐先生。

 

(郭居静、徐光启下)

 

利玛窦:哦,我的主呵,假如这个人愿意入教,那将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呵。我有预感,天主上帝注定徐光启这个中国书生,要来美饰我们这个初生的教会;现在真难说清楚徐光启这个中国义人,对于福音事业是多么巨大的一笔财富。这样杰出的人物受洗入会,将会怎样地提升崇高而神圣的福音事业在中国的声誉和权威啊!——“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谢你!……父啊,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新约·马太福音》)

 

(郭居静上)

 

利玛窦:我亲爱的卡迪奥神父,你不用再担心我们的教堂将来会门可罗雀啦;你看着吧,这个徐光启,就是“世上的盐和世上的光”(典出《新约·马太福音》),这个徐上海就是“信、望、爱”(基督徒的三大美德,基督教的基本教义之一)化身,他像一粒芥菜种子已经种在了中国田里,他将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他将成为天主圣教的柱石!

郭居静:感谢天主上帝!阿们!

利玛窦:今天下午,我将写一封书信给焦竑先生,感谢他为天主圣教引荐了徐光启。

郭居静:是。

利玛窦:卡迪奥神父,请你继续从葡萄牙商人那里,尽可能多地收集各类欧洲产品,像地球仪和天球仪啦,小型的雕塑和油画啦,三棱镜望远镜近视眼镜啦,各种欧洲制造的玻璃器皿和小玩意儿啦,我要把这些中国人稀罕的“泰西宝物”,作为礼品统统带进北京去。

郭居静:好的。只是那些葡萄牙商人,现在也趁机涨价了,还要求我们用金币来结算哩。

利玛窦:愿天主上帝宽恕这些见利忘义的“佛郎机红夷”吧,阿们。——澳门的庞迪我神父和钟鸣仁修士,本月下旬能按期到达南京么?

郭居静:尊敬的利奇神父,一切顺利的话,他们应该可以按期到达南京。但愿在中国海面,不要再遭遇倭寇。天主上帝保佑他们,阿们。

 

(徐光启给焦竑的一封书信)

 

徐光启:“晚生后学徐光启执弟子礼叩首再拜,敬呈大师相焦老夫子阁下尊鉴:伏蒙恩师提携引荐,弟子如愿拜会利神父,请益泰西之学,颇惬恰,甚投缘,真乃此次金陵游学收获丰硕快慰平生之幸事。利神父博学多识、广闻强记、笃信诚朴、心志高远,诚海内博物通达君子、西国圣贤修道信徒也。且其道甚正,其守甚严,其心甚真,其见甚定。其言泰西之学,或历法(天文学)或舆地(地理学)或象数(数学)或农政(农学)或漕河(水利工程)或火器(火炮制造),皆当今世界之新知新术、经世致用之实学。弟子稍闻其绪言余论,即无不心悦诚服心向往之,以为得所未有,则余向所力学向所叹服者乃糟粕煨烬耳,尽去之可也。弟子思窥泰西之学,窃以为足可救汉宋以来吾辈空言论学之失、空谈心性之弊也。又其言天学(天主教教义),以昭示上帝为宗本,以保救身灵为切要,以忠孝慈爱为功夫,以迁善改过为入门,以忏悔涤除为进修,以升天真福为作善之荣赏,以地狱永殃为作恶之苦报。一切诫训规条,悉皆天理人情之至。其法能令人为善必真,去恶必尽。盖所言上主生育拯救之恩,赏罚善恶之理,明白真切,足以耸动人心,使其爱信畏惧,发于繇衷故也。弟子尝论古来帝王之赏罚,圣贤之是非,皆范人于善,禁人于恶,至详极备。然赏罚是非,能及人之外行,不能及人之中情。如司马迁所云:颜回之夭,盗跖之寿,使人疑于善恶之无报,是以防范愈严,欺诈愈甚。一法立,百弊生,空有愿治之心,恨无必治之术,于古帝王圣贤之旨悖谬远矣,又使人何所适从、何所依据?必欲使人尽为善,则泰西儒士所传事天之学,真可以辅益王化,左右儒术,救正佛法者也……”

 

(徐光启诗一首)

 

徐光启:“灵雨润芳辰,条凤娇上春,方欣膏脉动,忽见草光新。汎绿依平野,浮青渡水滨,陈根初点黛,秀色未成茵。墨客怀书带,朝簪想佩纶,王孙犹未返,含意向谁申?”(《赋得草色遥看近若无》)

 

2015-12-2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