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琦雄的博客

 
 
 

日志

 
 

徐光启第一幕第三场  

2015-12-30 09:29:58|  分类: 微型剧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场

 

 

    (两个礼拜后的一天晚上。上海县城南太卿坊徐光启住所。)

 

 

  骥:阿爸,那位西儒利先生,是个怎么样人呀?我在学馆听学长讲,他大概五十岁了吧,看上去还像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哦。是这样伐?

徐光启:是呀,利先生看上去很后生,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精力很旺盛。

  骥:我在学馆又听学长讲,那位西儒利先生,记性好得吓煞人,《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这些中国典籍,看一眼就能倒背如流……真的啊?

徐光启:利先生博览强记,过目不忘,有自己一套独特的记忆方法;利先生对中国经典,也很有悟性。

  骥:我在学馆还听学长讲,那位西儒利先生,喜好结交当今名士高官、皇亲国戚,喜好宣讲崇拜天主上帝的修身事天之学……他们从遥远的欧罗巴来到我们中国,到底想做啥呢?

  氏:阿骥呀,你阿爸刚从外地回转来,还么好好歇息呢……大家来吃点水果吧。

  骥:姆妈,阿爸平时经常教导孩儿,“一日不学,儒者之堕;一物不知,儒者之耻。”我对那位西儒利先生很好奇呢,还有好多问题要问阿爸。

徐思诚:我看哪,那些泰西儒士,也像魏晋南北朝辰光,天竺、西域来的高僧大德鸠摩罗什、菩提达摩一样,是为弘扬佛法、普度众生来的。

徐光启:利先生他们来到中国,倒不是为了弘扬佛法,而是为了传扬天主上帝的福音。

  骥:佛祖的佛法与天主的福音,有啥不同呢?

徐光启:大不相同哩。

  骥:那,谁家的道行更高深?谁家的法术更灵验?

徐光启:嗯,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去礼拜礼拜天主圣堂和圣父圣子,会一会利先生这些西儒,真正了解一下“泰西之学”,你就会慢慢明白的。

  骥:可是,我们中国,也有上帝呀!三皇五帝是上帝,各路神明是上帝,连北极星宿也是上帝……历代中国皇帝,不就是“天”主上帝之“子”么!——泰西的天主上帝跟我们中国的“天主上帝”,一样的么?

徐光启:不一样的。利先生他们崇拜天主上帝,也有自己一套非常系统完备的教义说辞。嗯,蛮有意思的,值得认真研究哩。

  骥:我在学馆听一位南京的馆师讲,那些西儒是想用他们的天主之教取代我天朝的周孔之学?

徐光启:那倒不是,他们是想让中国人也能听到天主的福音,分享上帝的恩典,好教人人为善,弃恶改过,各正性命,体道归宗,以成全上天爱人之意。

徐思诚:这跟佛家说法,也差勿了多少了。——今朝夜里厢,你们是想听罗什法师的“破戒传经”啊?还是想听达摩祖师的“一苇渡江”啊?

  氏:阿爸,你这两个故事,我们都听过好多遍了,老掉牙啦。——这个拜上帝的天主圣教,也要念经打坐、吃斋拜“佛”的吧。

徐光启:也吃斋,也有禁忌,只是他们不拜佛祖,只拜天主上帝耶和华和他的独子耶稣基督,还有圣母马利亚。

  氏:噢?圣母马利亚!那圣母马利亚跟观世音菩萨,是一样的伐?

徐光启:……

  骥:西儒崇拜他们的上帝好了,为啥还要不远万里不辞辛劳来到我们中国,要我们中国人也信他们的上帝呢?

徐光启:呵呵,好儿子,是中国人,都这样想的哩。

  氏:真是戆儿子,这还勿晓得?——“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呀。

  骥:我们中国人,从来是相信读圣贤书,奔科举道的,无非是想着“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元·《马陵道》)“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宋·《神童诗》)无非是想着“登科及第,出将入相”。这些西儒,难道是想让我们中国人抛弃圣人之学和科举之道,去信奉他们的天主圣教和“泰西之学”?……谁会信呢?谁肯干呢?切。

徐光启:……是呵,儿子你说的,也有道理。

  氏:阿骥呀,今朝你阿爸傻大(上海话:累了)了,别“打破砂锅问到底”……噢,去顾家提过亲了;顾家人回话讲,“他们徐家是有根底的清白人家,两家联姻,老般配咯。”

徐光启:顾家女儿人品端淑、孝长爱幼,是个好姑娘;两家要是能谈成,也是一桩门户佳事。

徐思诚:我就盼着抱重孙子那一天啦!阿拉老徐家,三代单传喽!……嗨,嗨,“破戒传经”、“一苇渡江”……

徐光启:是,父亲。顺利的话,明年秋收后,我们就替骥儿完婚。

  氏:哎!哎!

徐思诚:“破戒传经”、“一苇渡江”……

  骥:爷爷,我扶您去歇息。

 

(徐骥、徐思诚下)

 

  氏:……可是,眼门前、又么钱用了!——再讲了,明年又是“大比”(指三年一次的礼部会试),你还要进京赶考呢!这钱……

徐光启:先解决、眼门前的急需吧!——要不,再向你父亲、我的老丈人……借点?

  氏:这几年,又是倭寇,又是赋税,又是水灾,又是蝗灾,田里收成勿好,织的布也卖勿出价钿……这种日子过的,啥辰光是个头哟?——唉!

 

 

(第一幕完)

 

 

2015-12-3

20151112月,第一稿,上海)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