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琦雄的博客

 
 
 

日志

 
 

徐光启第二幕第四场  

2015-12-30 09:59:47|  分类: 微型剧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场

 

 

    (明万历二十九年,公元16011月上旬的一天早晨。天津卫马振堂私邸,利玛窦等人住处。)

 

 

利玛窦:耶稣与门徒一起乘船渡海。海上起了暴风巨浪,船里灌满了海水,就要沉没了,耶稣却在船尾枕着枕头睡觉。门徒叫醒了他,说:“夫子,我们要丧命了,你也不顾吗?”耶稣对他们说:“为什么胆怯?你们还没有信心吗?”便喝退巨浪、斥责暴风,海面上大大地平静了。有一个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来到耶稣背后,摸着他的衣裳繸子,心里说:“我只摸他的衣裳,就必痊愈。”耶稣转过来看见她,就说:“放心,你的信救了你!”从那时候,女人就痊愈。有两个瞎子,跟着耶稣请求可怜。耶稣说:“你们信我能作这事吗?”他们说:“主啊,我们信!”耶稣就摸着他们的眼睛,说:“照着你们的信给你们成全了吧!”他们的眼睛就开了。耶稣三十岁起走遍加利利等地传道,还行过许多此类的神迹异能,他用五个饼两条鱼使五千人吃饱,医治百姓各种各样的病症,让哑巴说话、瞎子开眼、瘸子行走、瘫痪痊愈……耶稣一再向门徒显示神迹异能,也一再启示门徒:“你们还不明白吗?”“你们怎么不明白呢?”耶稣要门徒到底明白什么?就是要明白自己的信心为什么小?耶稣已经实在告诉了门徒:“你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座山说你从这边挪到那边,它也必挪去,并且你们没有一件不能作的事了。”这就是说,信,对天主上帝和天国福音的信任、信心、信实、信仰,才是基督徒走向神、亲近神、认识神最终与神合一的必由之路,才是基督徒战胜怀疑、惧怕、灰心最坚固的盾牌。天主上帝派遣他的独子耶稣基督降临人间,并用耶稣基督的自我牺牲经历,向基督徒们宣谕了神的启示: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

        耶和华啊,求你将你的道指示我,

        将你的路教训我。

        求你以你的真理引导我,教训我,

        因为你是救我的神,

        我终日等候你。

 

        耶和华啊,求你记念你的怜悯和慈爱,

        因为这是亘古以来所常有的。

        求你不要记念我幼年的罪愆和我的过犯。

        耶和华啊,求你因你的恩惠,按你的慈爱记念我。

                     ——《旧约·诗篇》

庞迪我:我惟一至高的主呵,请求您垂怜我们——您的羔羊,赦免我们的罪和过犯,使我们与您同在得到永生。

  人:我罪、我过犯。求主垂怜。求弟兄赦免。主与我同在。阿们。

庞迪我:我信惟一天主上帝,天地万物、有形无形都由他所造;我信耶稣基督为天主上帝独子、惟一救世主;我信圣灵是生命赋予者和智慧启示者,乃圣父圣子所共发;我信惟一至圣至公、由宗徒传承下来并建立在磐石上的天主圣会,乃人类灵魂最后庇护所。

  人:我信、我望、我爱。求主庇佑赐福,主与我同在,阿们。

庞迪我:感谢天主上帝赐予我们食物,分享基督圣体及其共神性,我们赞美并荣耀您的圣名。

  人:主与我同在,我们赞美并荣耀您的圣名,阿们。

庞迪我:感谢天主上帝赐予我们饮品,分享基督宝血及其共神性,我们赞美并荣耀您的圣名。

  人:主与我同在,我们赞美并荣耀您的圣名,阿们。

 

(早晨弥撒及圣餐礼结束后)

 

钟鸣仁:圣诞节已经过去了,眼看就要过春节了……

游文辉:我们的贡品清单和请愿奏折,经曹大人请卓吾先生润色誊写后,早已通过翰林院的方大学士呈报皇上,至今石沉大海、没有一点消息……

庞迪我:是呵,这件事情,很是蹊跷。皇帝陛下为什么迟迟没有批复呢?

钟鸣仁:马公公和他的家丁,对待我们的态度也越来越坏了,我和老王去临清求见他,他要么借口不见,要么对我们破口大骂、拳打脚踢,简直像看到仇敌一样。

利玛窦:哦——“眼睛就是身上的灯。你的眼睛若了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新约·马太福音》)——我们现在的处境,确实越来越糟糕,还没有到最坏的时刻哟,至少我们都还活着嘛。这表明,马中官还不敢擅自对我们作出最后的处置,他也在焦虑等候“最高指示”。

庞迪我:是呵。可以想象得到,皇帝陛下的御案上,至少已有两份内容相同的奏折了。

游文辉:这“最高指示”、什么时候能下来啊?半年都过去了呀!

利玛窦:应该快了。呵呵。

 

(老王上)

 

  王:不好了,神父,我们又丢东西啦?

庞迪我:这一次,又丢啥了?

  王:不老少呢。装钱的皮箱子,也被动过了……

利玛窦:我们一道再去检查一下吧。

 

(马振堂率众差役家丁上)

 

马振堂: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动手?——把他们的东西,统统搬到院子里来,都要给我仔细地搜!

差役丙:搬,搬,搬,统统搬。

差役丁:搜,搜,搜,统统搜。

利玛窦:马中官先生,马中官先生,这是为何?这是为何?

马振堂:为何?你们干的好事,还问为何?……搜,搜,搜,都给我搜。

庞迪我:主呵,求您保佑我们吧!主呵,求您宽恕这些……

游文辉:这些是我们的私人物品,你们不能随便动的。

  王:不能动……

袁大头:滚一边去!(老王被踹了一跤)

  王:哎哟呵……

钟鸣仁:这可是圣物!

马振堂:圣物?哼,都是这些个泰西番货夷物惹得祸!哼!……统统都要搜,都要给我仔细地搜。

利玛窦:……朋友,你来要作的事,就作吧!……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

差役丙:马公公,您看这个?

马振堂: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一个男人,被绑在木头架子上!这是在受刑呐!这是巫蛊、厌胜之术呐!这是违禁品……皇上啊,我对不起您呐,我瞎了眼呐,我咋就没发现、这些个西番、包藏祸心呐,他们是想暗害您呐,皇上!……怨不得,我的奏折,您都不搭理啦。呜、呜、呜。

利玛窦:马中官先生,您理解错了。这是我国人民的宗教信仰,耶稣基督是为拯救人们灵魂而选择自我牺牲的;在我国人民心目中,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是最神圣的形象,是最值得礼拜和纪念的圣物。

差役丁:马公公,您看这个?

马振堂:唔,一个银杯,这也是违禁品,没收了。

利玛窦:马中官先生,这叫圣餐杯,这是我们做祷告和礼拜时祭祀天主上帝所用的圣物。除了担任圣职的献祭人员,其他人是不能碰它的。

马振堂:你说其他人不能碰它是什么意思?你没看见现在我正在摸它吗?嘎嘎。

利玛窦:——拿去吧!这个布袋子里,有一百九十五枚金币,您都拿去吧!请把圣餐杯还给我!

马振堂:……谁要你的金子。给给,还给你还给你,谁稀罕似的。——据我所知,你们还隐藏着许多违禁品,你们要统统交出来。

利玛窦:请问马中官先生,您说的违禁品是指什么?

马振堂:摩尼宝石!就是摩尼宝石!你们藏起来啦,你们要交出来。

利玛窦:哦,是这个呀。马先生,摩尼宝石就是玻璃三棱镜,贡品清单上已经列出来了。

马振堂:这个、这个,嘎嘎……还有,还有,你们再给我搜,违禁品一律没收。这件大褂,唔,违禁品,没收……

差役丁:哎我说,这泰西和尚的宝物,可真像“寡妇的油瓶——倒也倒不完”。

差役丙:啐。和尚门前,提啥“寡妇”?——不晓事理。

 

(袁大头上)

 

袁大头:圣旨到!圣旨到!

 

(张公公、蔡大人等上)

 

张公公:内府中官马公公,请接圣谕。

马振堂:(跪下接圣谕)臣马振堂恭请圣安!臣接圣谕。

张公公:圣谕:“谕大西洋国朝贡使臣利玛窦等,即刻入京,进献方物,毋稍延误。”

马振堂:臣遵圣谕。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张公公辛苦。

张公公:嗯……

马振堂:哦——你们,快跪下,快跪下谢恩哪。——这老外也真是的,不懂规矩。

利玛窦:我、我……(利玛窦被迫下跪)

马振堂:快说——“泰西使臣谢主隆恩。”

利玛窦:……泰西使、使臣,感谢皇帝陛下、恩典。

马振堂:行啦,都起来吧,——张公公请进寒舍,喝口茶、歇歇脚?

张公公:谢马公公了, 我要即刻回京复命,不能耽搁;也请您赶紧去准备吧,蔡大人将陪同你们进京。

马振堂:我这就去准备。张公公慢走。

蔡大人:马公公,请吧。

马振堂:袁大头呐,赶紧着、赶紧着,装车、装车,咱们连夜进京。

 

(张公公下)

 

蔡大人:利先生,这次你们的进贡,可没有经过我们礼部哦。

利玛窦:实在对不起,蔡大人!这件事,我们也是身不由己、有苦难言呵。

蔡大人:呵呵呵,理解。不过,利先生的神通,敝人很是钦佩呵。

利玛窦:哪里哪里,今后在北京,还要请蔡大人多照应哪。

蔡大人:好说,好说。

庞迪我:……还有我们的圣物和私人用品!

马振堂:统统还给你们,谁稀罕似的。

利玛窦:那就谢谢马中官了。

  王:那位、袁、袁……还拿、拿了、五枚金币哪!

马振堂:大头呐,没见过金子是咋的?不开眼的混账东西,丢人,还不赶紧着还给人家?

袁大头:是,是。

利玛窦:袁先生真有急用,那就留下吧。

袁大头:不敢,不敢……

利玛窦:天主上帝面前,我们都是罪人。诚心改过迁善的,天主上帝自会宽恕并赐福。谢谢马中官这半年来的殷勤款待,我也会为您祷告的:愿主宽恕一切罪恶与过犯,阿们。

马振堂:哎、哎……噢,利先生,您的大褂、大褂!

利玛窦:这件印度长袍,送给马中官您留作纪念罢。

马振堂:那哪儿成呐?我马中官哪能随便要您利先生东西呐,您说是不?我那是、嘎嘎、逗您玩呐。

 

(当天晚上。天津卫马振堂私邸利玛窦等人住处)

 

钟鸣仁:我们要去北京喽!我们要去紫禁城喽!我们要去北京过春节喽!

游文辉:解放喽!自由喽!我主奇恩降临喽!哈利路亚!

庞迪我:“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人:哈哈哈哈。

钟鸣仁:庞神父,你说说,究竟是凯撒的权力大,还是上帝的权力大?

庞迪我:天主上帝至大至公、至仁至义,无所不有,权柄自然是大的。天主上帝不会要尘世中的权柄、土地和财富,也不会废掉律法,乃是要成全……

游文辉:施洗者约翰在犹太旷野传道。面对坐在黑暗里和死荫之地的愚蒙众人,他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典出《新约·马太福音》)

 

 

    (明万历二十九年孟春,公元16012月初,北京紫禁城。)

 

 

  王:游修士回来啦。

游文辉:老王,就你一个人在家吗?

  王:是啊。利神父和庞神父都去宫里了,还没回来;钟修士替利神父送信去了,大概快回来了吧。

游文辉:这好不容易进了紫禁城吧,又都成打杂的了。利神父成了钟表匠,庞神父成了音乐教员,钟修士是邮差,我是搞房地产的……

 王:能让来,就不错啦。

钟鸣仁:我回来了。老王,先给口水喝。——游修士,今天有结果么?

游文辉:有啥结果呀,天子脚下的地皮房产,金贵着呢,还忒严,一听说是外国人想购买,都跟防贼似的防着。

庞迪我:你们也回来啦。

游文辉:庞老师下课啦。庞老师今天教的什么?

庞迪我:和声的基本原理。那些小太监,没有一点和声的概念,他们一点也不懂把不同的音符组合起来可以产生变奏与和声的道理,真是累。

游文辉:中国音乐与西洋音乐是两码事,就像中国画与西洋画是两码事一样。中国人对油画艺术以及怎样在平面上运用透视的原理,也是一无所知。

 王:利神父回来了。

利玛窦:回来了,你们也都回来了。

游文辉:今天又跑了阜成门、安定门、崇文门几个地方,还是一无所获。我们自己买房子,看来要另想办法了。

庞迪我:是呵,京城管控得严。

钟鸣仁:利神父,李之藻先生来了,他想拜访您。

利玛窦:李存我来了么?快请进来。

 

(李之藻上)

 

李之藻:利神父好!听说您到北京了,我一直想来看望您,这不今天才得空哟。焦竑先生托我向您问好。

利玛窦:漪园老身体还好吧,他现在忙什么呢?

李之藻:归隐林泉,潜心著述。

利玛窦:呵呵,漪园老是人文鸿钜、南北词宗,如今决意远离政争是非,专注于编撰诗书之册,实为艺林幸事。

李之藻:我现在北京工部任职,今后利神父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尽管吩咐。

利玛窦:目前我们暂时寄居紫禁城内,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我想在京城内购买一处住宅,不知存我能否帮忙解决?

李之藻:好的,我可以想想办法。不过这件事,最好还是要明确请示最高层。

利玛窦:是呵!最高层……

李之藻:今年春闱就要开始了,最近我正在协助做这件事。

利玛窦:哦,春闱!……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今年春闱,他、准备好了么?……

庞迪我:谁呀?利神父。

利玛窦:我们的一位慕道友!

 

 

2015-12-30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