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琦雄的博客

 
 
 

日志

 
 

徐光启第二幕第六场  

2015-12-31 03:24:17|  分类: 微型剧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场

 

 

    (明万历三十二年仲春,公元16043月的一天中午。北京礼部贡院会试考场外。)

 

 

黄体仁:子先,子先!……咳,走得这样急。今天上午,发挥得怎样?

徐光启:我感觉、不太好……

黄体仁:今天这场的试题《赤子之心与圣人之心若何解》,我是从“人皆有不忍人之心”来破题的,再以“恻隐、羞恶、辞让、是非”四端来承题,中间着重阐发赤子之心的保有涵育与格物致知的关联,最后以赤子之心与圣人之心“一也”作结。总的感觉,发挥还可以。

徐光启:中间部分的起讲与入题,我在“天人关系”的阐述上,似未能尽意……

黄体仁:哦。——好啦,不要去多想它了。今天好好休息,接下来的最后一场,好好作就是了。

 

(四贡生上)

 

贡生甲:我跟你们说,今天这场的试题,可被我押中啦!我那业师替我作的几篇应试文章,就有这一题。

贡生乙:你花了多少两银子?

贡生甲:就那么五、六篇破文章,要我十两银子呢。

贡生丙:我算是久经科场的了,今天这场的试题,也是老生常谈的,我是随便写写的。

贡生丁:科举到了今日,正所谓“八股盛而六经微,十八房兴而二十一史废”(顾炎武语)呵。

贡生甲:哥几个,这些日子憋坏了吧,哈哈。

贡生乙:是呵,接下来还有一场呢,出不去。

贡生丙:你们是想念媚香楼的莺莺、燕燕,芳芳、圆圆了吧?哈哈哈。

贡生乙:丽春院的四儿、五儿,不也死缠着你么?

贡生甲:哥几个再坚持两天。考完了,我请大家去媚香楼,让圆圆好好给哥几个唱两支曲子。

贡生乙:你那么喜欢圆圆,干脆包养她得了。

贡生甲:岂敢掠人之美。

贡生丁:你不就是一个处处留情的“包”大人嘛。

众贡生:哈哈哈哈。

 

 

    (数天后的上午。北京礼部贡院。)

 

 

唐文献:“奉天承运皇帝制曰:万历三十二年三月乙丑策试天下贡士三百零八名。第一甲三名:第一名(即状元),杨守勤,三十四岁,宁波府慈溪县人;第二名(即榜眼),孙承宗,四十一岁,保定府高阳县人;第三名(即探花),吴宗达,二十九岁,常州府宜兴县人。赐进士及第。第二甲五十七名:……第三十二名,黄体仁,六十三岁,松江府上海县人;……赐进士出身。第三甲二百四十八名:……第五十二名,徐光启,四十三岁,松江府上海县人;……赐同进士出身。……”

众进士:叩谢圣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黄体仁:唐公,我垂垂老矣,不足以辱馆选。我参加会试,不为做官显达,只为搏个名分、挣个出身,金榜题名也好光耀门楣,不枉废此生寒窗苦读。我的门生徐光启,博学而贤,笃志而明,这翰林院考试,让他去试试。

唐文献:……那好吧,黄谷老年高德劭为国让贤,精神可嘉,请徐子先作为您的弟子、代替您去参加馆选。

 

 

    (明万历三十二年季春公元16044月。京城西南宣武门内东,利玛窦建立的北京首座天主堂。)

 

 

游文辉:礼部主客司侍郎蔡大人到;户部课税司主簿副助理查大人到;吏部铨选司考功科给事中上官大人到;刑部大理寺员外郎包大人到;兵部左拾遗武大人到;工部右补缺鲁大人到;翰林院国史检讨司马大人到;国子监祭酒助理孔大人到;钦天监历法局帮办汤大人到……

庞迪我:今天贵客来得真不少呵。

钟鸣仁:六部的官员都到齐了,翰林院和国子监、钦天监也派了代表来,只有都察院的阙如。

利玛窦:哦。

蔡大人:利先生,给你道喜啦:你的事,皇上亲自过问,“为嘉勉远人仰慕中华声明文物礼乐教化之情,令光禄寺官给馆舍而禄之”。这可是天大的面子哟,我朝大有强汉盛唐之风哟。

利玛窦:万分感谢皇帝陛下怀柔远人之盛德!皇恩浩荡,如春风时雨,利某感恩戴德没齿不忘,惟鞠躬尽瘁以效犬马之驱。

蔡大人:呵呵,我天朝上国,威加海内,抚有四方,礼乐教化,万邦宾服。这是没说的。

利玛窦:那是,那是。

游文辉:蔡大人,这边请。

 

(朱载堉上)

 

朱载堉:利神父,圣堂落成,大功告成,恭贺呀。

利玛窦:哎呀呀,郑王爷阁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我太失礼了,我太失礼了。

朱载堉:哎,利神父,我现在不是什么“郑王爷”了,顶多算一个“布衣蔬食”的皇室宗亲罢了。哈哈哈哈。今天刚巧路过圣堂,冒昧闯了进来。

利玛窦:您能来,我求之不得呢,真是万分感激!——是呵:“筑室宫门,席藁独处,高风让国,好学不辍”……像郑王爷阁下这样的天潢贵胄,有信仰有追求有操守有担当,才是真正贵族呵!我从郑王爷阁下身上,真正认识到了中国人民高尚美好的珍贵品德,这也是我对中国抱有如此深厚感情并愿意在中国贡献余生的理由。

朱载堉:不说那些客套话了。从今以后,我有更多的时间、更多的自由往来京城了,也有更多的机会向利神父请教“泰西之学”了。利神父,您可要不吝赐教哟。

利玛窦:岂敢岂敢,还是互相学习、共同切磋为好。哦,这位是庞神父,天文历法是他的专长,他对欧洲音乐也有很深造诣。

朱载堉:庞神父好啊,今后请你多指教了。

庞迪我:惭愧。郑王爷这边请……

 

(曹于汴、杨廷筠上)

 

曹于汴:利神父,祝贺祝贺,皇上恩准,圣堂终于落成了。今后,我们将同是皇城根下大明天子的臣民喽。

利玛窦:曹大人驾到,欢迎欢迎。

杨廷筠:利神父,您还记得我么?

利玛窦:呃,记得记得,杨仲坚杨先生,当然记得,我们还是五年前、在南京焦弱侯(即焦竑)先生组织的一次闻人雅聚上认识的。我还清楚记得,你和曹大人、同是万历二十年(公元1592年)壬辰科进士。

杨廷筠:利神父果然好记性。

曹于汴:利神父,今天我带来了一个坏消息:我们共同的朋友、李卓吾先生,不幸故世了!

利玛窦:呵!——年前我听说卓吾先生下狱了,却不甚明了所为何事?

曹于汴:年前就有监察御史和礼部官员弹劾卓吾先生的著作言论,认为是“异端邪说,离经叛道”,是在“敢倡乱道,惑乱人心”,并以维护风化和道统名义逮捕了卓吾先生,还焚毁了他的著作。

杨廷筠:卓吾先生是何等孤傲矜高、洁身自好的高士,何况七十六岁高龄了,怎甘受此诬陷凌辱?一入狱便发誓言:“我可杀不可去,头可断而身不可辱,我今不死更何待?”那个晚上,狱卒为卓吾先生理发,卓吾先生趁狱卒不备,夺过剃刀便自刎了……

曹于汴:嗨!……又是党争!

利玛窦:真是太遗憾了。

曹于汴:这是卓吾先生遗物——给您的!

利玛窦:一柄折扇?

曹于汴:是。上面,还有一首给您的诗……

利玛窦:“逍遥下北溟,迤逦向南征。刹利标名姓,仙山纪水程。回头十万里,举目九重城。观国之光未,中天日正明。”(明·李贽《赠西人利西泰》)

 

 

    (明万历三十二年,公元1604年,初夏。上海县城南太卿坊徐宅。)

 

 

吴小溪:怀西老,大喜呀大喜呀。

徐思诚:哎、哎,同喜呵同喜呵。

吴小溪:怀西老,子先发榜那一天,我亲眼看见龙华塔上红光灼日,一整天都不散呐;我又看见成群结队黑压压一片的鸦雀,围绕着龙华塔不愿离去呵。

顾亲家:伲也听讲了。怪勿得这几日,龙华寺里厢,烧香的人轧扁头了。大家咸话,天宫文曲星下凡,落了伲松江田埂头。这些年,伲松江府进士人数墨牢牢,可以同苏州府、常州府媲美哩。

  骥:我在学宫看到过一个统计,仅万历朝至今,松江府进士人数就将近百名啦!单以县的进士人数来比较,华亭县的进士人数也名列全国第一。徐阶、董其昌、张鼐、张以诚、唐文献等,都是我们松江华亭人。

徐思诚:是呀,是呀,松江府可是人文渊薮哟。

吴小溪:子先发榜那天,龙华塔上为啥红光灼日、飞鸟盘桓?怀西老,这可是有讲究的。子先小时候,最喜欢爬龙华塔啦,有一次为了掏鸟窝,还差一点从那么高的塔顶上摔下来,可把塔下的人吓坏啦。子先的启蒙教育,不就是在龙华塔下那所村学堂完成的么?

徐思诚:是呀,是呀,亲家翁您还记得这么清楚。

顾亲家:小辰光皮咯小囡伐,大只了咸有出息咯。

吴小溪:所以讲呀,这龙华塔,可是子先早年潜修之地。我是看着子先从小长大的,我是看准了这小子将来必成大器的。

顾亲家:吴溪老,侬有眼光咯。

徐思诚:亲家翁,您过奖啦。我家光启、托大家的福了。

吴小溪:呵呵呵,子先三十年雪窗萤火、刮垢磨光,一朝扬眉吐气、光宗耀祖啦。

徐思诚:亲家翁啊,讲真心话,这么多年来,要是没有亲家翁您一直的照应周济,我家光启、也不会有今朝呵。呜、呜……

吴小溪:哎,一家人就不说两家的话。从今以后,子先会真正踏上仕途的。我朝天顺(即明英宗时期)以后的规矩:“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这翰林院呀,实为我朝贮才之地。子先顺利考选翰林院庶吉士,入翰林馆学习,前途无量啊。子先今后抡才报国,大有作为呵。

徐思诚:这还要感谢我家光启的举业恩师、同科进士黄谷老呵。要是没有他的主动让贤、举荐我家光启……

黄体仁:哎,怀西老,我已老朽,不堪大用;子先正当壮年前程远大,荐弟子门生自代,也是为师的职责嘛。子先不惑之年终于脱颖而出,为师我很欣慰。

顾亲家:黄谷老主动提携晚生后学,人品正直师德高尚,真令人敬仰。黄谷老,今朝伲要好好敬你两杯。

  骥:黄爷爷耳顺之年还能蟾宫折桂、金殿扬名,更是对晚生后学的极大激励,值得我好好学习呢。

吴小溪: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东吴右都督陆逊陆伯言被孙权大帝封为华亭侯,华亭开始闻名。这陆伯言可为我们华亭(松江)开了一个“出将入相”的好兆头啊!此后,陆氏家族中的后代陆瑁、陆抗、陆机、陆云等,又为我们华亭(松江)继续种下了“文治武功”的灵气哟。这也难怪,龙华塔上红光灼日、整天不散哪!

徐思诚:亲家翁您这番话,我最爱听。呵呵呵。

 

(吴氏、顾氏上)

 

  氏:阿爸,勿要光顾着谈古论今了,酒席已经准备好了,请黄老伯入席吧。

吴小溪:好,好,黄谷老,请。

徐思诚:今天都是自家人,大家就随意了。黄谷老,亲家翁,请,请。

黄体仁:安友的儿子也快要一周岁了吧,我儿媳也有孕在身。我们黄、徐两家,不妨指腹为婚,结成孙辈亲家。怀西老,你看可好?

徐思诚:好、好、好,黄谷老,这样甚好,这样甚好。呵呵呵呵。

  骥:黄爷爷,那就一言为定:我们徐、黄两家,从今以后,都要结成亲家。

 

 

(第二幕完)

 

 

2015-12-24

201512月,第一稿,上海)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